“最美儿子”演绎人间至孝境界 ——记贵安新区优秀党员曾方明

发布时间:2016-07-07 17:45:56   作者:秦声   来源:贵安新区新闻中心

  都说,“一件好事做一次并不难,难的是将这件好事一辈子做下去。而且毫无怨言,不求回报。”但曾方明做到了,这就是党员的示范,这就是党员的光芒。

  20年如一日,默默无闻地将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老人当作父亲一样赡养,义无反顾。也许,这对他来说,老人的到来,就真只是多一双筷子那么简单,是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低调朴实的话语,彰显的是老党员无私奉献的风范,他身体力行,演绎着人间大爱。

  百善孝为先,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同时也是公民必须履行的义务。贵安新区马场镇烂坝村大垄组曾方明,老党员,却做出一个举动,外乡做客“捡”回一个非亲非故的孤寡老人,一养就是20年。

  “捡”回来的爹

  时间要追溯到20年前。1996年5月,曾方明随妻子严光菊回娘家平坝县齐伯乡吃喜酒,回来时身后就多了一个六旬老汉,村民们都用很诧异的眼神打探着这个陌生的老人。严光菊笑嘻嘻的解释:“这是来给我家放牛的。”

  老人名叫李龙发,织金县营合乡人,1933年出生,一生从未结过婚,也无儿无女。因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他原先所在的林场因包产到户而不需要他继续看守。丢掉了林场的“饭碗”,生性木讷、性格内向的李龙发就再未寻到合适的工作。今天这家包谷地里除除草,明天为那家放放牛,后天又去给人守果园。不管到哪家,没几天李龙发都会因做事拖沓而被解雇,不管到哪家,李龙发都只要求给口饭吃。

  遇到曾方明那年,李龙发已经63岁了。营合乡与齐伯乡仅一河之隔,李龙发恰好在齐伯乡给人守果园。听说了李龙发的身世,曾方明颇为同情,“他问我家需不需要找个人放牛,不要工钱,吃饱就行。”

  曾方明没想什么大道理,但党员的身份让他意识到,应该为老人做些什么。就这样他把老人带回家来,尽管当时家里只有一头牛。那年,曾方明最大的孩子不到10岁,最小的才7岁。就这样,小小的屋檐下,老人与曾方明夫妇,以及他三个嗷嗷待哺孩子成为了一家。没几年,曾家把仅有的一头牛卖了,但老人依然还在曾家住着,就像住在自己的儿子家一样。每天闲来无事就到田埂边转转,到点了就回来吃饭,坐在门口晒晒太阳,一天也就这样打发过去。

  “无非就是多双筷子。有米就多煮点饭,没米就多煮把菜。我们家条件虽然不好,但不让他饿饭还是做得到的。”曾方明回忆到,他遇到李龙发时,老人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田埂边摘点采剩的瓜菜随便煮了就当一顿。看着这个比自己父亲年龄还大的老人,纯朴善良的曾方明顿生怜悯之心,“他根本不会照顾自己,眼巴巴地想让我们收留他。你不管他,说不定就要被冻死饿死,实在不忍心。”虽然曾方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仅依靠种田维持生计,家境也十分困难。

  “我们自家田土不多,还要租些土地来种才能勉强糊口。”妻子在家务农种田,曾方明则四处接活来补贴家用,“那时候为了多挣钱,只要有人肯请,不管什么活都接,木匠、泥水、电焊统统做过。”

  “那些年,种些包谷拿到集市上去卖,赚的钱只够给李伯伯买双解放鞋和给我大儿子买双胶鞋。”严光菊回忆说,那时因为孩子都还小,经济负担特别重,除了已经读书的大儿子有新鞋穿外,两个年龄稍小的孩子就只能穿严光菊自己的做布鞋,尽管如此,她还是不忘给老人也买一双新鞋,“不买,他就没穿的。”话虽简单,但却情真意切。

  不仅义务赡养老人,曾方明对自己的父母也孝心可嘉,“虽然我家五弟兄,我身为大哥就应该多为父母做点事。”曾方明80岁高龄的父亲患有高血压,每逢父亲生病,曾方明总是床前伺候,而父亲的医药费,就算是借,他也要想方设法按时交到医院。

  老党员的光芒

  “李老伯,李老伯,回家吃饭了……”烂坝村大垄组的村民已经习以为常了,“经常一到饭点就不见李老伯人影,曾家媳妇严光菊就要跑到田坝里去把他喊回来。”村主任曾凯说,“曾家对老人的照顾真是无微不至,就算要外出办事,也要提前把老人的一日三餐安顿好,有时候甚至还交代自己的父亲吃饭时把老人叫到家中去吃饭。村里办事吃酒时,也经常把老人一起带上。”

  虽然像曾方明常说的那样,多一个人,不就是饭桌上多一双筷子。实际上,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照顾他,有时比照顾孙儿们还费心。”现在,曾方明除了地里干活外,还要替儿女们照管孩子。不过,老党员就这样默默做着。

  “自从贵安大道修好以后,每次李伯伯到集市上理发,我爱人都要亲自送他去,因为车流量太大,害怕他不会避让被车伤着。”曾方明说,送到后先回来也要一路交代好理发的师傅和路边的摊贩,“看到我家李伯伯路过,请提醒他小心车辆。”

  说起老人李龙发,曾方明滔滔不绝。“李老伯没事也爱和我聊天,问起家里还有什么亲人,他说就只剩一个远房姑妈家的表弟。”这是老人在世上唯一的亲人,曾方明想方设法和他取得了联系。

  “对方只是一再的感谢,说自己过得还不及他,子女都外出打工没了音讯,自己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曾方明几次三番邀请对方来自己家陪陪老人,但都被对方拒绝了,说因为没有收入来源,连路费都攒不够。尽管如此,曾方明还是决定明年春节亲自开车去织金,将老人在这世上唯一的亲戚接到家里来,陪老人住上一段时间,“谁都希望能看到自己的亲人,李老伯今年已经83岁了,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我们也不想让他生前留下遗憾。”

  看见记者,老人抬起左手,给记者看他手腕上新买的石英表。“李老伯没什么喜好,就喜欢手表,没事爱给大家报个时。”曾方明说,这已经是他给老人买的第4块手表了。孩子们受到曾方明的影响,一直把老人当做自己的亲爷爷。现在自己有了收入,隔三差五的给老人买些水果糕点,逢年过年除了给些零用钱,还给老人买身新衣服作为孝敬。曾经,高峰山上庙里有个师傅下山来,看到曾家的经济状况后说把老人接进庙里看门扫地,吃穿不愁,老家福利院也来人接他回乡安度晚年。但老人哪里也不想去,“死也要是在曾家。”李龙发认准了曾方明就是自己的亲儿子。

  退伍军人彰显人间大爱

  村里不少人都在议论,说这一家人是在“自找麻烦”,还有人笑着说,“曾方明疯了。”

  也有人问曾方明,“到底图什么?”

  “能遇到老人也是缘分,我会让他过得更好。”弹指一挥间,曾方明如今已过天命之年,但仍悉心地照顾着李龙发老人。一路走来,这位曾经在自卫反击战中当过卫生员的老党员其实和村里村民没什么两样,每月没有固定的收入,务农和打工成为他们生活的主要经济来源。只是曾方明时刻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我参过军,又是党员,觉悟肯定要比一般人要高才行。要懂得吃苦在前,享乐在后。我也一天哼穷叫苦的去给政府添麻烦,让那些比我困难的村民怎么生活?”从部队转业退伍回来,村里有大屋小事,曾方明总是尽心尽责地上前帮忙,村里的义务植树、维修水坝、维修田间道路,总少不了他的身影。为了多帮村里做事,他先后担任过村里的保健医生、村主任,连续几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最美马场人”。

  20年如一日,曾方明和妻子严光菊默默无闻地照顾着孤寡老人李龙发。这份执著的爱,这份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照顾,老党员的坚持,老党员的精神,老党员的大爱,演绎贵安真情。

相关热词搜索:至孝 新区 党员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对于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人员查询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