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玻A:宝能系的又一枚棋子

发布时间:2016-12-13 15:07:46   作者:吴黎华   来源:经济参考报

  12月12日,受保监会再出监管重拳消息影响,险资举牌概念股全线走低,南玻A跌幅达9.28%。在险资经历监管风暴后,南玻A的人事变动受到持续关注。自11月南玻A曝出高管集体辞职以来,交易所已累计发函5封,最近一次问询新一届高管任命事项,而南玻A尚未回复。日前,前海人寿被保监会责令整改,而前海人寿已表态不再增持格力电器,未来择机退出。而同为“宝能系”旗下的前海人寿所举牌的公司,南玻A后续走向将继续受到关注。

  高层换血 人事震荡

  南玻A近期高层大换血引发资本市场高度关注。11月15日晚间,南玻A一连发布的9条公告引起市场关注,令人震惊的是,南玻A董事长曾南亲率6位高管集体辞职,同时作为公司控股股东的前海人寿也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就在外界以为南玻高管集体辞职事件告一段落时,12月5日,南玻A发布公告称,于12月5日收到龙隆、洪国安、鄢文斗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分别辞去公司第七届监事会监事主席及监事职务、公司监事职务、公司职工监事职务。

  南玻集团的一系列高层震荡迅速引起舆论关注。不少业内人士据此将南玻高层集体辞职与宝能系举牌万科的“万宝之争”相提并论。实际上宝能系从2014年12月开始大举买入南玻A到举牌,就遭到南玻A的激烈抵抗。

  11月23日晚间,面对深交所的连连追问,身处漩涡之中的南玻A进行了一系列回复。公告称,媒体报道中关于将南玻A发展成为一个销售收入超千亿、利润超百亿的综合性新型产业控股集团的相关信息不属实;前海人寿曾在显示器资产重组过程中“作梗”不属实;前海人寿干预南玻A股权激励计划草案的制定导致公司高管离职的消息不属实;相关高级管理人员系主动提出辞职,辞职报告中并未提及股权激励计划相关事宜。

  南玻A同时表示,公司与富隆国际、前海裕盛、前海裕鑫不构成关联法人,对于其他传闻,如公司离职高管团队涉嫌违反竞业禁止规定和掏空上市公司,部分离职人员加入旗滨集团;今年5月收购丰威科技100%股权涉嫌利益输送;以及与旗滨集团在光伏电站的合作建设中,旗滨方面工作人员涉嫌侵犯南玻的商业秘密等,仍需时间进行核查。

  前海人寿则在回复中表示,不存在参与或干预南玻A股权激励计划草案制定的情形,有关南玻A筹划股权激励计划情形实际系南玻A管理层自行制订并主动与其沟通;公司无法通过南玻A参与或直接干预深圳科技园北区导电膜大楼的出售过程;南玻A目前仍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南玻A本次董事会及高管团队变化前后,南玻A控制权未发生变更,前海人寿及一致行动人并未实际行使对南玻A的控制权。前海人寿还表示,自身对于对南玻A的投资不构成相关规定所述的重大股权投资,持有南玻A股权符合《保险资金投资股权暂行办法》、《保险资金运用管理暂行办法》以及其他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

  就在同一天,南玻A还公告称,公司于11月22日收到股东钜盛华的来函,为支持公司的稳定经营发展,钜盛华愿意本公司或通过其指定关联方为公司提供总额为人民币20亿元的无息借款。

  深交所频发关注函

  南玻A剧烈的人事动荡,引发了深交所以及深圳证监局的高度关注,短短数天内,南玻A就收到了来自深交所的多份关注函。

  11月15日,深交所发出第一封关注函。除关注董事会决议的合规性等程序问题,还关注到辞职事件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的影响,并要求说明公司主要股东、董事会为维护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而拟采取的相关措施。

  11月16日,深交所下发第二封问询函,除了请相关方就前述报道进行核查,还要求公司核查宝能方面对其的举报:“南玻相关董事已收到董事会秘书丁九如提交的辞职报告,但公司并未就此进行披露。”

  11月17日,深交所再发两封关注函,分别对南玻、前海人寿进行问询。要求南玻详述近期筹划股权激励事项的具体过程;与旗滨集团有关合作的具体情况,其董监高是否存在利用职权谋取个人利益的情形等。同时问询前海人寿是否已实际行使对南玻A的控制权,是否存在参与或直接干预股权激励计划草案等。11月17日,南玻A还收到了来自深证监局的监管关注函,关注函要求,公司主要股东、董事会、监事会应确保公司依法合规运作,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确保在此期间公司生产经营安全稳定。

  12月7日,深交所再次向南玻A下发关注函,要求该公司针对近日媒体所报道的“公司在11月26日召开全体管理层工作会议,宣布了新一届领导班子的组成和任命”一事,进行核实并出具书面说明。

  南玻离职高管拟出走的对象旗滨集团也引起了交易所的关注。11月17日晚间,上交所向旗滨集团发去问询函,要求公司核实南玻A的原高管团队是否集体加入旗滨集团等。旗滨集团随后回复称,今年以来引进南玻A主要业务骨干和管理人员10余人,集团未来发展过程中仍将坚持一贯的人才引进战略。目前公司没有整体引进原南玻A高管团队计划。目前公司产品为原片玻璃,市场主要覆盖华中、华南、华东和出口东南亚。南玻A主营以工程玻璃、光伏玻璃为主,没有竞争关系。南玻高管的离职,短期内对旗滨集团运行没有影响,但随着旗滨集团产品转型升级,拓展光伏玻璃、节能玻璃领域,将不可避免形成一定的竞争关系。

  前海人寿掌控大局

  随着人事变动乱局的逐渐平息,南玻A终被前海人寿接管。但有关股东表现出来的态度,却似乎略显“悲观”。近日,南玻A发布公告称,公司两位股东深国际控股(深圳)有限公司与新通产实业开发(深圳)有限公司通过集中竞价方式进行了减持,减持时间期间为今年8月17日至12月9日,减持股份数总计2101.2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达1.01%。

  公开资料显示,在南玻A离职的高管中,原董事长曾南在南玻创业之初即加入公司,董事兼CEO吴国斌(担任各类高管14年)、财务总监罗友明(担任财务总监12年)、四位副总裁(其中柯汉奇、张凡两位担任副总裁12年,张伯忠、胡勇曾在南玻多家分公司担任总经理)均在南玻先后任职不同岗位。这样一个核心团队的出走,将对南玻A的实际运营产生何种程度上的影响,仍然不得而知。

  由于宝能系并没有玻璃制造的经验,在彻底掌控了南玻A之后,是继续做大做强主业还是以上市公司作为平台进行资本运作也值得怀疑。自2014年12月以来,前海人寿、钜盛华等公司通过二级市场持续增持南玻A,前海人寿与钜盛华都是宝能系控制的企业。2016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宝能系目前合计持有南玻24.39%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上市公司披露的资料显示,南玻A代理董事长陈琳历任深圳市钜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秘书、深圳深业物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部门经理、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而在宝能系的“发家史”中,正是通过法院拍卖的形式首先获取了深业物流25%股权,并逐步获得了其46.52%的股权。而正是在2006年底的深业物流的分拆中,宝能系获得了崛起的资本。而在成为南玻A的第一大股东之后,深业物流的故事会否在南玻A上重演,仍然不得而知。

  实际上,在南玻A高管集体辞职后,市场上曾流传一份以南玻A名义发布的《告中国南玻集团全体员工书》,其中指出:“南玻在保持现有优势业务的基础上,将不断扩充新业务新领域,做大做强,力争尽快将南玻发展成为一个销售收入超千亿、利润超百亿的综合性新型产业控股集团。”不过随后南玻A进行了辟谣。(记者 吴黎华 北京报道)

  (本文来源:经济参考报 )
相关热词搜索:棋子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对于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人员查询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