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史诗中支嘎阿鲁的人、神面貌与今威宁的关系

发布时间:2017-11-30 16:37:03      来源:贵州网
  贵州网讯:支格阿鲁是川、滇、黔、桂四省彝区普遍认同的英雄人物,是无所不做、无所不能的圣贤明君,是插上了神话翅膀,羽翼丰满的神话人物、传奇英雄,具有王者风范而备受彝人尊从的英雄楷模。经过彝族先民和后世一代一代的创造、传承、继袭,使支格阿鲁成为集彝族人的优秀品质、改造自然观、伦理道德观,图腾崇拜观,忠效礼仪观、军事思想、民风民俗等于一身的彝人典型代表,是古代彝人的缩影。是彝族理想化的人物形象。

  大型彝族舞蹈《支格阿鲁》剧照

  支格阿鲁生于远古时代,距今4000多年,出生于虎年虎月虎日虎时,诸多彝文古籍都有记载。从《西南彝志》、《支格阿鲁传》和众多的彝文古籍以及口啤传说应证分析,支格阿鲁其人是彝族先祖无疑。

  在彝族的口啤传说和古籍中,通常在支格阿鲁的名字之前冠以“笃”字,即为“笃柱嘎阿鲁”笃支格阿鲁“笃”在彝文古籍中含有“祖人”或,“始祖”之义。在云贵川三省毗邻的滇东北、黔西北、四川凉山一带的部份彝族都认同支格阿鲁为始祖,在黔西北一带现有张、陈、苏等汉姓者,认同自己是支格阿鲁后裔。就威宁而言,他们分布在威宁西凉山下的阿鲁抠,龙场的阿鲁舍歹博,金钟的昂嘎抠,观风海的此舍等地,有的群众直呼其名为阿鲁张定保,阿鲁张荣保,阿鲁张超伦、阿鲁张长波、阿鲁阿卓等等。这一系列的谱系和后裔的存在进一步确立了支格阿鲁的始祖地位。不过,由于年代久远,漫漫的历史长河新旧交替,苍桑世事变幻莫测,彝家人的尼木分支礼仪习俗、政治地位等关系,未能传承阿鲁谱系至今,只有阿鲁后裔今犹存。

  在今威宁的地域上,古籍记载支格阿鲁是策戴姆所生,降生在巴的喉吐边的柱嘎滴,《支格阿鲁传》中有这样一段描述:“直到有一天,阿鲁柱嘎滴,大坝子上头,大马桑树下,生一个男孩,生时父离世,生时母昏厥,戴姆的儿子,没有人照顾……”柱嘎滴是阿鲁降生的地方,田野调查证实,威宁县城西北面的今“朱嘎”彝语地名谓“柱嘎滴”、“柱嘎”即为马桑、“滴”为坪子,柱嘎滴因马桑树很多而得名。古彝人以环境取名者居多,山水、地理、环境因氏族、人物得名或氏族人物因山水、地理环境而得名。因此,支格阿鲁降生柱嘎滴其理成立。支格阿鲁其父名直支嘎,可以认为阿鲁的父亲时已在柱嘎滴落脚。另在彝族古籍和口啤语中的“支”读音为“柱”,“支”和“柱”只不过是音译的同音异写罢了,而现在的朱嘎则是柱嘎的彝语音译。

  支格阿鲁诞生地朱嘎

  为弄清支格阿鲁人、神面貌与今威宁的关系,威宁自治县人民政府专门组织二十多名相关人员的队伍,对支格阿鲁与今威宁有关联的约20个点进行田野调查。

  第三届中国支格阿鲁文化学术研讨会在威宁召开

  调查按田野调查要素的方位、海拨、人文环境、地理环境、地名更易、家支姓氏等进行。调查显示:支格阿鲁的足迹与今威宁地名关系密切。根据彝文古籍,《支格阿鲁传》和待译编出版的《支格阿鲁传奇》、《支格阿鲁王》等书记载的彝语地名,无论是人的面貌还是神的面貌都与今威宁有密切的内在联系,视为支嘎阿涉足过这些地方,与今威宁有关系。

  支格阿鲁诞生地标识碑落成仪式

  地名事件与威宁的关系。今威宁汉语地名为朱嘎的地方位于县城西面。彝语地名柱嘎滴,支格阿鲁降在柱嘎滴,朱嘎是柱嘎彝语音译的同音异写;巴底喉吐与县城南侧的今草海相对应,彝语称草海为巴底喉吐,支格阿鲁在草海中洗澡,在阳光山(阿鲁吉细博)晒太阳;因天君策举祖访地上天子派天神确属撵,下凡寻找阿鲁时,访问多少地方的很多人都未找到,到了巴底喉吐边才找到阿鲁;阿鲁在测天量地巡海时,在巴底候吐与小白龙对话。今县城西面的西凉山彝语谓之米嫩凑凯,贵州彝族的指路经都指到该地。古籍描述支格阿鲁在今凤山祭祖时,天君派天神及阿鲁的八位妻子,共365神和匠人,驾祥云在米嫩凑凯着地,经西凉山东面的阿鲁抠(哩嘎),柱嘎滴到巴底博邹,(今威宁凤山)为阿鲁建宗祠祭祖选址,巴底博邹(今威宁凤山),阿鲁祭祖后改称祖姆博嘎至今,贵州省彝族指路经多指向该地。祭祖时在喜色堵今称为神仙洞置放崴补(祖灵桶,也称,崴摞)。同时记述了阿鲁在今凤山祭祖、尼木、鄙筛时在今鸭子塘(拜阿斗滴)炀鸡鸭做厨,在今葡萄井 (扑托溢堵)蒸饭,在今羊角山(嗬去博)丢弃羊角羊骨,在今马槽井(姆倮兜溢堵)饮马,还记述了,今百草坪(姆摞滴)放马,安排布摩在今薄梁子(布姐歹)玩耍,同时留下了阿鲁姆打抠(上马地)及留下仙马脚印,在今金钟半边山留下了姆乐抱益堵(马耳朵水井),书箱书櫃,行礼等的巨石景观。以上对祭祖、尼木、鄙筛的记述盛况空前,场面十分壮观,与彝族古歌“打牛遍山红,杀猪遍地黑,宰羊满山白,宰鸡满冲子”的描绘如出一辙,同一而语。同时,古籍也记述的马摆大山、彝语谓之麻博博木,意为麻博大山,多时有麻博氏住于该地而得名,马摆即为麻博的彝语音译。支格阿鲁在此救了天君的七小姐。阿鲁舍歹博意为阿鲁打金之山,汉语祭山梁子,地名来历是一个传说故事。

  威宁境内的这些山、水、地名都与支格阿鲁有关,无论是人的面貌或神的面貌都与威宁的名山大川联为一体。为塑造支格阿鲁形象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支格阿鲁彝文古籍

  从地名演泽中看支格阿鲁与今威宁的关系,支格阿鲁人、神的两种面貌在古籍、口碑传说中与今威宁县的地名有许多内在的联系。古老的彝语地名往往与家支世系,族群居住关联,有的地名以家支氏族命名,有的以地名与家支氏族姓氏连在一起直呼。柱嘎滴、巴底博邹、巴底喉吐、麻博博木、米嫩凑凯、阿鲁抠、布姐歹、阿鲁舍歹博、阿鲁姆打抠等古彝语地名都分布在威宁境内,是古籍和传说中支格阿鲁涉足的地名,为古彝人及支格阿鲁与今威宁的关系增添了厚度。

  支格阿鲁史诗至今在威宁境有许多活态演泽、故事、传说、民俗、风物始原,祭祀、娱乐等等都在民间广为流传,积久而成,经久不衰。支格阿鲁文化为今威宁打造民族文化品牌,促进文化产业、旅游产业发展注入民族文化的活力,前景无可限量。

相关热词搜索:威宁 阿鲁 史诗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对于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人员查询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