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融儿电台专访畅谈音乐历程与新歌《我回来了贵州》

发布时间:2018-01-31 10:55:36      来源:贵州网

  贵州网讯:1月29日,歌手周融儿受邀做客贵阳交通广播电台《幸福快车》栏目,与主持人沁园畅谈自己的音乐历程与新歌《我回来了贵州》的诞生与由来。

  人要想出名,就得先出黔。这是昔日贵州歌手信奉的至尊宝典,何洁、龚琳娜等歌手,无一不是离开贵州才有了名气。不过,近几年随着贵州互联网与交通的大发展,贵州与世界更近了,机会也随之而来。也改变了贵州歌手的很多做法,他们开始了先拿作品、实力说话的摸索,小心探寻着另一条更便捷的出黔之路。

  探路:“多彩贵州”歌唱大赛

  2005年的“多彩贵州”歌唱大赛中,周融儿获得十优歌手,歌唱大赛结束后,尽管没有给她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改变,但毕竟是省级大赛还获得自己认为不错的成绩,着时也让她兴奋不已。从此她算是彻底迷上音乐,一发不可收拾。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甚至只是娱乐,各种大赛也令她趋之若鹜。参加比赛,对梦想成为职业歌手的她而言不光有被发掘的机会,还是一种难得的锻炼,周融儿经常这样安慰自己,“反正我现在还是学生,不可能有其他机会,那就只有参加比赛,如果被发掘,就是我的幸运,实在不行,那我也尽力了,可以问心无愧,至少我曾经努力过”。

  跑场:累到住院没钱结账

  大学毕业后,和很多有音乐梦的人一样,周融儿曾到酒吧跑场练嗓,一场下来只有几十元出场费,一天跑4个场子。每场要唱4首歌,从晚上8点开始,就得为演出做准备,跑完通常都快12点半了。基本上只要有人邀请,她都会去,来者不拒,她想自己多挣点钱,挣够了,说不定哪天就能自己出钱做音乐了。没想到的是,因为太玩命,最后把自己累垮了,当时有一个化妆品品牌在全国地市巡演,自己又严重感冒发高烧,上午到一个地方演出,下午就到另一个城市输液,第二天再上台,下午再输液。结果在成都时,病情终于恶化到我完全说不出话,当时周融儿一个人留在成都输液,身上带的几百元钱很快用光,只好硬着头皮打电话给远在贵阳的妈妈求助。妈妈一直不赞成她走这条路,当妈妈听到她累到住院,又心痛又生气,命令她不准再做。周融儿惭愧的说到“用妈妈的钱治病,肯定不好再说什么”。

  追梦:高薪的工作不要了

  回到贵阳周融儿休养了两个月后身体完全恢复,家里人在两个月里不停地给我“洗脑”,让她先找一个安稳工作再说。周融儿自己也觉得老是跑场不是办法。通过朋友介绍,她在一家公司谋到了一份月薪6000多元的工作,但是公司紧张的工作节奏令她没有空闲时间用于研究音乐。一段时间后,她在家人的一片骂声中辞职。辞职后,她很快做了一首自己的歌,但是由于欠缺考虑,没有精准定位,也没有团队运作,导致单曲出来后自己都一脸茫然,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周融儿说“这真给我上了深刻的一课!有了作品,没有平台渠道、推广计划、团队运作这些系统性的东西,原来也是白费一场。这段时间我甚至感到绝望”。

  机会:破茧成蝶勇敢唱自己

  在流行音乐快速发展的今天,更多的新形式与多元化已经成为当下流行音乐的主流趋势。周融儿一刻没有停留,为突破自己努力的尝试着。机会终于来了!2017年6月周融儿从朋友处听见《我回来了贵州》小样,当时欣喜若狂,这不正是在唱曾经自己的经历吗?随之与词曲作者东郎张超、龙智祥联系,两位老师在听过周融儿试唱后都感到非常满意。编曲由贵州著名音乐制作人李旭亲手操刀,更是让《我回来了贵州》锦上添花。在历经半年的准备,歌曲终于上线。对于十年音乐路上漂泊的周融儿,从纯纯喜欢歌唱的大学生,到今天成为有音乐态度的歌手,似乎更加懂得怎么赋予作品生命、怎么更加让歌声抓心。新歌上线至今播放量已超千万好评如潮。除了作品定位清晰外,《我回来了贵州》的诞生与由来,都截取自真实生活面,听来令人感动更容易产生共鸣。人人都有一份家乡情怀,以前简单的选择把它藏进了心里。当乡愁遇见周融儿的新歌就找到了慰藉。周融儿说“我相信《我回来了贵州》会因为有5000万贵州人的存在,可以把它带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或许这也是一条出黔的便捷之道。”破茧成蝶的周融儿也越发能让人倾听到她坚定的心,那种自信也正是贵州音乐崛起所需要的。

相关热词搜索:贵州 历程 电台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对于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人员查询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