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镇“六一居士”酱香:五代酿造、守艺世家

发布时间:2018-05-12 13:03:15      来源:贵州网

  茅台镇集灵泉于一身,汇秀水而东下,土著濮人早居于此,并以酒落业而善酿闻名。从汉武帝饮蒟酱“甘美之”的赞誉,到1915年茅台酒走出国门巴拿马博览会夺金,绵延两千多年的酿造技艺与一代代茅台人的创新性传承,铸就了茅台镇源远流长而厚重的酒文化,它带着古老东方文明的深邃,容涵了数千年的源流,采撷了天地万物的精华,凝结了真情灵性的光芒,蕴藏着奔涌不息的力量。在酿造技艺的不断传承与创新中,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醒了这片河谷,今天的茅台镇在茅台集团的引领下,早已酒企林立、流派纷呈,造就了如“六一居士酱香”(汉王酒业)、“曹派酱香” (古镇酒业)、“皇祖酱香” (远明酒业)、“圣武酱香” (夜郎古酒业)、 “天禄酱香” (黔酒股份)、“人皇酱香” (君丰酒业)等颇具特色的行业领军企业,与茅台酒一起构建成“百卉吐芳华”的酿酒产业集群,成为中国白酒酿造史上最为华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瑰宝。

  仁怀基酒达人欧杰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茅台,这片集酒文化、盐运文化、红色文化于一身、有着千年商业文明的古镇,在新时代下迸发出耀眼的生机和活力,民营酒企全面参与市场竞争,成就了一批诸如欧杰、曹本强、张方利、任远明、余方强、佘小兵、王洪利、宋显凯、汪洪彬、梁明锋等独领行业风骚的白酒民营企业家。他们,正迈着铿锵的步伐,带着各自企业在中国广阔的白酒市场攻城掠地,不断缔造出新的商业传奇。

  归宗立派——“六一居士酱香”寻根溯源

  汉王酒业公司董事长欧杰(号名:欧迎九),考其家谱,祖上源于北宋欧阳修一脉。

  汉王酒业全貌

  欧阳修(1007年8月1日-1072年9月22日),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 汉族,吉州永丰(今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人,母郑氏,守节自誓,亲诲之学,家贫,至以荻画地学书。北宋政治家、文学家,且在政治上负有盛名。因吉州原属庐陵郡,以“庐陵欧阳修”自居。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累赠太师、楚国公。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苏洵、苏辙、曾巩、王安石合称“唐宋八大家”,并与韩愈、柳宗元、苏轼被后人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

  欧阳修一生好酒,陶然其中,自得其乐。其诗文中关于酒的描写比比皆是。被贬谪为安徽滁州太守时,四十岁正值壮年却自号“醉翁”,写下了千古名篇《醉翁亭记》,其经典名句“醉翁之意不在酒”流传至今;《渔家傲》中采莲姑娘用荷叶当杯,划船饮酒,写尽了酒给人们生活带来的美好。欧阳修任扬州太守时,每年夏天,都携客到平山堂中,派人采来荷花,插到盆中,叫歌妓取荷花相传,传到谁,谁就摘掉一片花瓣,摘到最后一片时,就饮酒一杯。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充分表达了欧阳修“与民同乐”的治政理念。

  汉王酒业厂大门

  后来,欧阳修又做了颍州(今安徽阜阳)太守。在颍州,他照样寄情诗酒,自认为过得比在洛阳丝毫不差。后来要告别颍州时,他怕送别的吏民伤心过度,写诗安慰他们说:“我亦只如常日醉,莫教弦管作离声”。仍是不改诗人酒徒的乐天本性。

  1070年,63岁的欧阳修“座上客常满,杯中酒不空”,在《六一居士传》中写到:“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间,是岂不为六一乎?”,表达了离开朝廷中激烈的政治斗争后放松的心情。

  欧杰血液里流淌着祖先欧阳修好酒的基因,并将酒的文章发扬光大。欧阳修在中国历史的天空闪耀的光芒,成为欧氏子孙自强不息奋发向上的精神源泉。为纪念先祖、激励后人,将在老厂区酿泉井边打造欧阳景观,塑欧阳修之像祭祖归宗,引祖先欧阳修晚号,立“六一居士酱香”技艺门派,并收弟子授传后生(非遗传承)。酿泉为酒,泉香而酒洌 。

  “六一居士酱香”有明文记载的历史可追溯到100多年以前。清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0年前后,欧杰的曾祖父重庆璧山县广普乡欧正益在重庆和贵州仁怀茅台一带经营小生意,买马十余匹、驮盐挑酒、兼营小百货、皮纸生意。1906年,欧正益因年事高而不再经营马帮,用多年的积蓄在贵州仁怀铁板场(今鲁班街道)置地酿酒,这就是“六一居士酱香”的早期雏形,时人称为“欧家酒”;1919年,欧正益和“六一居士酱香”第二代传人欧启明(又名欧一东,欧杰五爷爷)、欧启光(欧杰的爷爷),时置地800余亩扩其规模,“欧家酒”行销川贵,声名远播,盛极一时。

  欧杰(右)接受本文作者之一胡永强的采访

  因为良好的家庭环境,欧一冬有幸接受高等教育,成为那个时代的少数派精英——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思想先进,自然成为鼎革之后的时代宠儿;同时,与生俱来的敏锐商业嗅觉,让他将触角延伸到了药材领域,并成为黔北一带最大的药材“天冬、天麻”贸易商,其酒和药材顺长江而下远销重庆、武汉等地,乡邻商贾们亲切地称欧一冬为“欧天冬”,欧家因酒而成为了鲁班场郡望。欧杰曾祖及五爷爷等欧家人谢世之后葬于陶家湾,现此地名人称“欧家坟”。

  克绍箕裘——“醉翁”之意就在酒

  1969年,“六一居士酱香”而今的掌门人欧杰,在先辈世代酿酒的醉人气氛中呱呱坠地,第一口呼吸的空气就带着浓浓的酒香,给今天成为茅台镇酒基无冕之王埋下了伏笔。欧杰伴随着家族兴衰茁壮成长,他貌似如来佛,性承欧阳修,功道勤恳,仁德为本,以信立世,酿技扬威, “必欲仆效绵薄,非青风来不可”。因种种原因而家道中落的欧家,把重振家族荣耀的希望寄托在了欧杰身上,“虽然没有人告诉过我,但是我感觉得到”。欧杰在回忆中这样说。

  改革开放以来,欧家的家族生意,得到了重新复苏的机会,经历了一系列的历史变革,1982年前后,第三代传人欧光政以1.7万元将曾作为油坊的“欧家酒”旧址重新购回,重新开始了家族的老生意。怀康酒厂成为茅台地区恢复生产酿酒以后最早的9家酒厂之一。

  那时候,欧杰15岁,俗话说“谁的青春不迷茫,谁的青春不叛逆”。当时的欧杰认为“接掌家族生意”是没出息的表现,于是在“打工,做生意,闲着”的摇摆中,十年时光弹指而过。那个时代的很多人,一辈子也就是如此,简单、悠闲并缓慢地走完一生。1990年初,中国的改革开放迎来了第二个春天,市场经济、商业化等思维逐渐成为社会上的流行时髦词汇,而作为“生于名门、长于望族”的欧杰,肩负着更艰巨的使命,经过十年的磨砺与成长,1990年,22岁风华正茂的欧杰,正式接过了家族的基业。挑起了汉王酒业的大梁。“那时候的汉王酒业,仍存有8万多斤老酒(至今尚存部分做调味酒)、9亩多地、200多个坛子,也算一笔了不起的优良资产了”,欧杰如是说。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域之门”,对欧杰个人而言,这一次“破茧飞升”式的蝶变是命运的垂青,一个商业精英没有被闪瞬即过的历史烟尘湮没,欧杰的人生无疑是喜剧——时代造就的喜剧。

  今天,当年的欧家“小作坊”已发展为占地面积300余亩,生产厂区3个,员工500余人,窖坑500余个,年产量达4000多吨,基酒储存上万吨规模,主要产品汉王汉武帝酒、汉王龙玺酒、酱门之子酒、古台御酒等产品远销北京、上海、湖北、河南、广东等省份,年纳税额名列仁怀市民营企业前茅,成为国内若干酿酒大企业的供应商和酿造技术顾问。面对鲜花和掌声,欧杰始终谦逊地认为:“我不是天生的商业精英,是时代成就了汉王”。

  如果我们以时间为轴,来检索“六一居士酱香”的商业简史,再放置到历史大背景中去考察,会有一个欣喜的发现,欧杰的人生轨迹跟整个改革开放的历史相吻合,他的成功,正是大时代的具体注脚。如今,欧家第五代欧文从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学成归来,将带领“欧家酒—六一居士酱香”谱写新的篇章。

  以道御术——传统工艺的坚守与创新

  千百年来,茅台人遵循中国传统文化“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哲学思维,一致按照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包容并蓄、博采众长,继承创新,创造出世界上最独特的大曲酱香型酿酒工艺,成为人类将微生物应用于酿造领域的典范。故能发轫西南边陲小镇而名播四海,坚守传统继承创新而独步酒林。

  自欧阳修始,沿袭千年的欧氏酒文化,完成了从善饮到酿造传承的转变。自清末以来,已历经五代,耗时百年,第一代欧正益、第二代欧启明、欧启光、第三代欧光政,第四代欧杰、第五代欧文、欧鹏、欧玉栋。百余年的“欧家酒”,已成为茅台地域别具一格,独树一帜的酱香门派品牌“六一居士酱香”。

  2016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烈性酒大奖赛上,“汉王(龙玺)酒”和“汉王酱门之子酒”荣膺金奖

  “六一居士酱香”酒的生产植根于茅台镇千百年的酿酒传统,以赤水河流域原生品种“红缨子”高梁、小麦、水为原料,顺应天时,根据赤水河水自然变化规律来酿酒:精选本地优质高粱、小麦,重阳下沙,端午踩曲,高温制曲,坚持一年一个生产周期,两次投料,九蒸九晾,八次发酵,七次取酒,长期储存,精心勾兑,如此复杂的工艺,不是一个人一个家族的创造,而是欧式先祖涉足酒业,对历代茅台人集体智慧的总结、提炼和传承创新,创造出有别于大众工艺的核心技艺,如投粮的比例、发酵的温度、在不同季节皆有调整变动,恒温贮藏五年以上,勾调更是“六一居士酱香”技艺的重大核心部分,用不同批次取得的基酒,取贮藏老酒,加之采国内东南西北不同地域酱香特味融合勾兑(配方绝技),直至得到完美的口感,由于涉及企业核心技术,这里不再赘述。

  汉王酒库

  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组织对“六一居士酱香”酿制技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工作,以期对这一技艺不断传承提供保护。

  家国情怀——汉王荣光与担当

  汉王酒业产品凭借独特的酿造工艺和过硬的品质保障,为企业和个人赢得了荣誉。2016年12月“汉王”商标(注册号8280863)被贵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授予贵州省著名商标称号;2016年贵州省工商局授予“守合同重信用单位”称号;2017年度中国食品工业协会授予“中国白酒国家评会感观质量奖”;2016年8月24日至26日,在墨西哥龙舌兰的故乡,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尔举行的被誉为烈酒界最具权威的“烈酒奥斯卡”--2016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烈性酒大奖赛上,公司“汉王(龙玺)酒”和“汉王酱门之子酒”客场作战,在78个评委和1145个(其中316个产品来自中国)酒类产品中脱颖而出,荣膺金奖,这是贵州在此次大奖赛上的唯一奖项,成为贵州酱酒在南美大地保持尊严的代表。异域扬威,弥足珍贵。

  2017年6月在中国西宁的评酒大赛中几百个专家评委盲评中,汉王酒业产品在400多个混编产品中脱颖而出,崭获二等奖。

  汉王酒业公司董事长欧杰凭借精湛的酿酒技艺,经严格考核被选为中国白酒工业协会中国酒道研究所专家委员会委员;获得贵州省著名品酒大师、仁怀市优秀企业家、全国多家知名酒企技术顾问等殊荣。

  汉王酒业生产车间

  长期以来,汉王酒业始终秉持“企业有格局、成功有担当”的企业价值观,主动担当起扶贫攻坚的时代使命,积极履行社会责任,10年来,汉王酒业公益累积出资数百万元,用于捐资助学、扶贫济困、义赈救灾、乡村文化建设等公益慈善活动,为推动地方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彰显了企业家即创业又对社会有担当的时代精神。

  百年坚守,五世不渝,纵观“六一居士酱香”的发展史,它典藏着光阴的故事,贯穿欧杰家族百年兴衰,从小作坊到规模企业,可谓“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六一居士酱香”的兴衰,不仅仅只是一个酱香门派的生灭,一个酿造企业的荣辱,一个郡望家族的沉浮,它更是成为我国民营企业在市场博弈的一个缩影。“六一居士酱香”拥有的复杂酿制技艺,是源远流长而厚重的中华酒文化重要构成,是白酒酿造业不可多得的珍贵非物质文化遗产。(作者:弘儒通讯社胡永强 许弘轲 杨圣陶)

  “基酒达人”的薄利与大赚(评论)

  见到欧杰之前,就听说:在仁怀,论卖基酒,欧杰说他是第二,就没人敢说是第一。于是,山人很快想到四个字: 基酒达人。占地300余亩,年产量达4000余吨的汉王酒业,凭卖基酒便在仁怀林立的酒企业中占据重要一席,这需要何等的能力与智慧?

  有专家把仁怀及其周边酱酒企业营销分为五路力量,这五路力量支撑酱酒市场突破千亿。第一路是茅台,第二路是郎酒和习酒,第三路是位于二线的国台、金沙、珍酒、钓鱼台,第四路是夜郎古酒业、中黔酒业、金酱、君丰、无忧等新锐酱酒企,第五路来自酣客公社、酱酒智造、酒金会、肆拾玖坊等创新企业。山人则认为,汉王酒业是第六路力量,随着酱香酒从“小众时代”进入“大众时代”,汉王酒业独辟蹊径,以基酒攻市场,卖出了令人艳羡的销量。销量的背后是质量。汉王酒业的“汉王(龙玺)酒”和“汉王酱门之子酒”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烈性酒大奖赛上,从78个评委和1145个酒类产品中脱颖而出,荣膺金奖就是最有力的证据。这个例子同时也说明,以卖基酒出名的汉王酒业,并非没有自己的自主品牌。

  卖基酒,是让利消费者。消费者不必为昂贵的包装、广告买单。欧杰卖基酒,虽为人作嫁,但做大了,则是在薄利中大赚。温州名噪一时的“纽扣经济”不也如此?在仁怀,很多销售者老是想一锄挖个金娃娃,用三流的酒,放在二流的包装盒里,打出一流的广告,最后喊出比茅台还高的价。这是违背经济学规律的,一锤子买卖过后,不会再有下文。与其如此,不如学学欧杰,用高质量的基酒满足消费者需求。

  所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欧杰能把基酒市场做大,是值得人仰视的。“不管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这句很平常的民间谚语,曾被一个伟人提及、运用,欧杰就是这样一只“好猫”。也应了一句话,英雄不问出处。在仁怀众多酒企业中,欧杰以“基酒达人”这一独特的个性存在,他的企业,一定是良心企业。(山人)

相关热词搜索:茅台镇 酱香 居士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对于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人员查询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