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酒故事——父亲遗忘在床垰垰的宝藏

发布时间:2018-07-09 17:23:21      来源:贵州网

  成为一名探险家是每个人孩提时代的夙愿,那时我们没法像哥伦布一样摇着大船带着望远镜去征服新大陆,彼时探险的脚步往往止步于父母亲的床下,大抵每个小孩都有钻到床底探寻黑暗的经历,往往还会从那落满灰尘的床底发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宝藏”,——上个周没洗的袜子、丢失的钥匙和耳机、一个乒乓球、还有小强......但,床下的世界可不光光有这些。

  时代造英雄(现在卫星扫射之下,哪还有新大陆可言)

  小时候,那黑漆漆的床下总会是会被无数喜爱冒险的孩子当做童年的理想国与自己冒险的第一站,黑暗且相对幽闭的环境满足了大多数人对于黑暗、未知、幽闭以及极少人涉足的无人之地的幻想。(成年人谁会没事去钻到床底那个小地方呢?)于是,床底满足了无数只能待在家中的懵懂儿童对于未知的幻想。

  不过,偶尔父辈的床下真的会有些意想不到的宝贝。这个宝贝自然不会指的是拖鞋与用过的袜子(比如父亲的私房钱......)。床底作为家中一个类似于死角的存在,往往会成为藏宝贝的好地方。

  也曾幻想乘风破浪(幻想总是破灭在老妈的棍棒下)

  在习酒·老酒鉴赏与收藏的初步甄选活动上,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叔带来了一瓶珍贵的老酒——二郎滩习水大曲。“这酒是15年老家房子要拆迁时,在父亲的床下发现的。”据白先生介绍,父亲生前特别喜欢喝酒,家中时常备着,父亲遗留的这件二郎滩习水大曲是81年产,保存比较完整。

  习酒,在上世纪那个计划经济年代,一切生活物资都需要凭票购买,这一箱老酒的来历早已模糊不清。只记得那时每到过年的时候都会凭几张少得可怜的票据,去购买过年期间所需要的酒,中国人遇到高兴事、大事都是喜欢喝酒的。而过年买的那点点酒还需要精心保存,以求一年到头都不会出现“断粮”的情况,对于一个爱喝酒的人,乃至于一户爱喝酒的家庭来说,家中存有余酒和米缸中存有余粮是同等重要的事。

  一瓶有故事的老酒

  也许这些酒就是那时候买回家备着过春节用的,放着放着也就忘记了。

  文物与宝藏往往都是以前的人们遗留在历史的犄角旮旯里的东西,被时间的脚步带起来的灰尘掩埋在角落,然后被后来者脚步带起的风和带来的温度惊扰,进而重新出现在了世人的眼前,而那些没有被发现的依然沉默的在那个地方,永远不会再有人经过。等到后世在发现的时候,也许时光并没有改变她当初的面貌,也许后世的来访者不再认识他的容貌,然而这一切都在历史的长河里静默的发生,无论你我是否看见,是否在意。就像大多数人来到这世界默默的走一遭,终究都会尘归尘,土归土。

  昔人已乘黄鹤去,床下空余老习酒。而今,只有这一瓶瓶的落满灰尘的酒述说那些遗留在过去的故事以及思念。(作者:杜青衣、彭钊 摄影:赵弯弯)

相关热词搜索:宝藏 父亲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对于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news@gzw.net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人员查询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