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酒系列报道之三——黄金坪同志们开荒

发布时间:2018-07-09 17:42:28      来源:贵州网

  黄金坪地处赤水河二郎滩渡口,是川盐入黔和黔酒入川的集散地。四川本来在贵州的北面,但是赤水河在这里拐了个大弯,相对于黄金坪而言,属于四川的古蔺县反而在河南岸。

  沿着赤水河一直往下游走,可以北出重庆东下泸州,直接连通长江航道,顺江东下,就可以走通全国乃至全世界了。在一个交通不发达的时代,“水路”是最经济最高效的交通组织方式,地处川贵要津的黄金坪因此本来是个热闹的小镇。

  当年仁怀县以扩大生产为目的,组织人员寻找考察新的生产基地,最终选中黄金坪,跟这里水路运输方便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此外,跟赤水河谷大部分的地方一样,黄金坪地区有回溯超过千年的酿酒历史传统,使人才储备、技术储备、微生物环境的培养都具有了酿造好酒的条件。

  所以,当1952年,习酒的先辈们寻找酿酒基地的时候,逻辑性的选定这里,像是一种天意,是历史与现实的再度相逢。

邹定谦

  四渡赤水旧战场

  习酒所在地黄金坪原名“黄荆坪”,山坡上长满了黄荆花(一种草药),所以得名为黄荆坪,在贵州话中,“荆”和“金”本来是一个读音,不知从什么时间起成了现在的“黄金坪”。

  这个名字当然比“黄荆坪”要讨好得多,听上去就那么富贵,人们也就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无关宏旨的模糊处理,很多时候是一种智慧,这很像后来在黄金坪发展壮大起来的习酒公司所推崇的“君品文化”,不在小事情上斤斤计较,而要用宏大的包容心来看待问题——胸怀有多大,事业就有多大。

  实际上这个传说的可信度非常低,因为就在黄金坪旁边,另有一片风光优美、绵延数百里、山花烂漫物产丰富的原始森林,也叫做“黄荆”,可见这应该是一种命名习惯,与那个凶野的传说无关。

  确信无疑的是,黄金坪没有“黄金”,“好个二郎滩、四面都是山;天天背盐巴、顿顿菜汤淡!”在旧社会,当地人们这样形容自己的生活,对苦难的生活开个玩笑,当然也有益于身心健康,这差不多是现代版的“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1935年2月许,红军长征到达赤水河西岸,四川省古蔺、叙永地区,国民党方面认为红军将北渡长江,集结重兵加固长江防线,不料红军突出奇兵,调头东进,于1935年2月20日前后,从西岸、南岸(四川境)黄金坪二郎滩渡口、太平渡度过赤水,迅速南下,再次打破娄山关、桐梓县、遵义城,俘虏敌人3000多人,这是“二渡赤水”。

70年代末的习水酒厂

  这一行动完全出乎国民党军事指挥部门的意外,急令黔军桂军死守乌江防线,同时令集结在川南的中央军和川军南下追击,企图聚歼红军于遵义城下。红军判断形势,与国民党追击的大兵团“反向行进”,再次北出四川,又一次把敌人甩在南线贵州境内——这就是我军一直以来奉行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灵活战术思想的一次应用,这是“三渡赤水”。

  红军突然出现在川南,蒋军高级指挥集团以最初的既定判断,认为红军的最终目的还是北渡长江,南下只是佯动,再次调集重兵衔尾追击,并将主要兵力用于长江防线。1935年3月21日夜里,在将蒋军大部分兵力都调动到川南以后,红军再次由二郎滩、太平渡东渡赤水,南下遵义,打破乌江,直逼贵阳城下,这时候的国民党军队,按照彭德怀元帅的说法是“肥的拖瘦,瘦的拖死”,失去了机动能力,再也没有力气追击红军了。

  当时正在贵阳城里的蒋介石吓得一跳,又不好意思逃跑,急令滇军龙云部东进“护驾”,红军佯攻贵阳,吸引国名党重兵勤王,蚁副贵阳城下,红军则在龙里附近虚晃一枪,直转空虚的云南,北渡金沙江,爬雪山过草地到达陕北。

  这是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史称“四渡赤水”,作为经典战例被编进了军事教科书。

  建国以后,我党我军的高级干部屡屡回忆“四渡赤水”那千钧一发的时刻,深深感叹革命不易,创业不易。黄金坪所在的二郎滩渡口,因此成为了革命圣地,直到今天仍然是红色教育的重要基地,在新中国的功劳簿上记下了浓重的一笔。

  黄金坪来了开荒人

  无论从哪个角度评价,自然条件边荒的黄金坪,都是块“福地”,实际上这也不稀奇,作为赤水河二郎滩渡口,一个交通要道,历史政治经济事件集中在这里发生,事实上是种必然。

  1952年,为了扩大酿酒工业,仁怀市(当时叫仁怀县)工业局派出考察组沿着赤水河下游寻找适合酿酒的地方。到达黄金坪以后,认为这里气候、水文、温度、自然环境都与茅台很相似,尤其难得的是,当地也有悠久的酿酒传统,适合酿酒的微生物环境和人才储备都已经成熟——这一点对于酿造酱香型白酒至关重要。

  那么,就在黄荆坪扎下来吧,披“荆”斩棘开天辟地,这次算是文实相符了。当时的黄金坪还不通公路,不通电,不通自来水,“就连煤油灯也舍不得长期点”,那还是一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纯真年代。

  经过5年开荒,建设,迟至1957年,各方面的条件才告草成。实际上,据1968年参加习酒厂(当时还不叫习酒厂,本文除非叙事需要,均统称为“习酒厂、习酒公司”),后来长期担任习酒厂总工程师、副厂长的吕相芬回忆中不乏揶揄:“只有几间烂瓦房。”

80年代初的习水酒厂

  1957年9月,仁怀县工业局委派茅台酒厂副厂长邹定谦来主事,以茅台酒厂的一个高级干部来领导这家“小酒厂”的生产,这意思很明显。

  邹定谦到位后,迅速购买黄金坪村罗清云家白酒作坊及罗纯德、罗发奎两家民房,招募工人、兴建酒厂,因当地有个“二郎庙——没错,就是西游记里面那个二郎神的民间办事处,”酒厂被命名为“仁怀县郎庙酒厂”。当时有工人30多人,采用茅台酒生产工艺——显然,这是酱香型的,产品名“贵州回沙郎酒”(散装),年产量约100吨,在当地及周边市场畅销。

  30多个工人都是从当地招募来的,干部只有邹定谦一人。我们前面说过,黄金坪地区有世代酿酒的传统,不难想象工人们是熟练的;既然是茅台副厂长,邹定谦当然也是个内行。内行领导内行,那事情做起来一定是非常舒服的。建厂伊始,在1957-1958年这一个生产年度,邹定谦就组织酿造了100吨散装好酒,并尝试灌装了“郎”标瓶装成品酒。

  我们没有查询到邹定谦的太多信息,仅有的一张照片上,他穿着军大衣,目光坚毅表情严峻,脸上颇有风霜之色,非常符合一个创业者的形象刻画。

  可惜邹定谦生不逢时,1958年,“大跃进”运动开始在全国开展,哪里还有心思,哪里还有粮食来酿酒,廊庙酒厂无形解散,邹定谦从此消失在我们视野中,文献档案中也没有记载。

  但是,作为习酒公司开天辟地的第一人,后世习酒人、后世读史者除了唏嘘感叹邹定谦的命运不济之外,还是对他心怀感激,认可他是习酒事业开天辟地的第一人。

关注习酒官方微信公众号

  主要参考文献:

  《习酒故事》习酒公司内部资料,2017年编

  《振兴之路》习酒公司内部资料,2008年编

  《贵州习水酒厂一九七三年-一九九四年工作总结》习酒公司档案(1973-1994)

  《贵州习水酒厂整顿以来的工作报告》习酒公司档案(1983年)

  《中共习水县委组织部文件(干任第084号)》习酒公司档案(1984年)

  《贵州省商业厅文件,黔商(85)工字第37号》习酒公司档案(1985年)

  《习水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习府办(1985)第080号》习酒公司档案(1985年)

  《树立新目标,再上新台阶》陈星国习酒公司档案(1992年)

  《改革大潮中的习酒公司》陈星国习酒公司档案(1993年)

  ……

  (文:肖科 摄影:赵弯弯 杜青衣 张炜 习酒公司资料图)

相关热词搜索:同志 黄金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对于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人员查询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