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扫一扫 关闭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发布时间:2019-04-12 17:35:21      来源:浙江在线
  很多城市都有太古集团的商业街,它们都是时尚达人们争奇斗艳的竞技场。

  成都的太古里,正在聚集更多的竞技者,竞技关注的领域,也不止衣着。

  位于成都太古里商圈的量子光电竞中心,作为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的西部主场,每周都有多场比赛激烈地进行着;在量子光的门口,也有越来越多的滑板少年,踩着滑板在人群中展示技术,进行着他们的练习和较量。

  滑板从地下走上街头 电竞从线上落地商圈

  电竞赛事落地在成都太古里的常态化,是从2018年3月21日开始的,但可能没有人能准确说出这里的第一个滑板少年是哪一天出现的。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一个在太古里玩滑板的外国少年

  昊昊是在量子光门口玩滑板的常客之一,在龙泉驿区读大二的他只要有空,就会乘坐地铁2号线来到市中心和伙伴们一起练习滑板。

  从2018年9月开始,昊昊选择固定在量子光门前玩滑板,在此之前,他和伙伴们常去的滑板据点有青龙湖公园、牛王庙的iBox街区以及银石广场的北门前。

  之所以选择常驻量子光门前玩滑板,昊昊说是因为觉得自己技术已经“可以了”。昊昊说,滑板这种街头文化,在国内长期处于“地下发展”的状态,很多滑手之所以热爱滑板,是因为这项运动很酷,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也渴望自己得到主流人群关注。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量子光门前的滑手

  “这里有了一个专门(玩滑板)的场地,又有这么一条很适合长板(滑板种类)的路,还在最潮的地方,大家自然也就聚过来了。”昊昊说。

  相比于靠近朗御的半围合式滑板池,昊昊和其他几位自认技术过硬的滑手更喜欢量子光大门前的开放道路。

  “敢来这里的,肯定也都是有一定技术实力的,很少会射板(指滑板失控滑走)”昊昊表示量子光门前的常客滑手里有很多高手。

  “出招”是滑手们展示自己的核心技术,是指操纵滑板做出各种高难度特技动作。昊昊和几个熟识的滑手觉得最刺激的事情,就是在量子光门口平地“出招”——他们很享受成为路人视线焦点的时刻。“能把大家的注意力从帅哥美女身上抢过来一部分,很刺激”昊昊说。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休息中的滑手们

  在量子光门前练习出招时,滑手们有时能看到电竞选手站在门前和工作人员说话,“感觉他们挺爽的,看着和我差不多大,听说很多事情都有人帮忙(打理)。”另一位滑手小久表示。

  虽然是洋溢着随性和慵懒的街头文化,但在太古里的不少滑手依然渴望成名,经常有结伴的滑手互相协助录像,把在太古里出招等技术动作视频发到抖音等平台上,以期获得更多关注。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一个滑手在帮伙伴拍摄出招视频

  “还有点羡慕他们(电竞选手)的吧,有固定粉丝捧场,快到晚上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好多人排队进去,我们这个圈子想要获得那么大影响力太难了,就算是赞助滑手也差得远。”滑手小久说经常听得到场馆里传出来的加油和喝彩声。

  虽然昊昊和小久也玩《王者荣耀》,但他们并没有关注过职业联赛,他们希望滑板圈也能像移动电竞一样,有更加成熟的赛事和商业模式。

  佛系旅游的新目的:看电竞比赛

  4月3日,离清明节假期还有两天,量子光迎来了春季赛第五周的第一场比赛,交战双方是同为西部赛区的GK俱乐部和YTG俱乐部。小尘和朋友莹莹,在距比赛开始的18:00还有十几分钟的时候才抵达场馆。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小尘和莹莹准备入场观赛

  有些特别的是,小尘和莹莹并非在成都工作生活,她们是从天津专程来线下看比赛的,为此她们向公司请了假,连上清明节的假期,打算在重庆和成都好好玩几天。

  她们到达成都后的第一项专程体验,就是来太古里观看小尘最喜欢的YTG俱乐部比赛。

  小尘笑称,虽然当年“入坑”《王者荣耀》是被莹莹带着,但开启KPL的观赛大门却是她自己探索出来的,自己喜欢上打法激进、频繁越塔强杀对手的YTG俱乐部也有很长时间了。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小尘和莹莹在向YTG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领取应援物

  这不是她们第一次亲临现场观看职业电竞比赛。去年夏天在北京举办的2018年王者荣耀冠军杯时,她们也一起从天津前往北京观看了决赛,小尘享受的是在高规格场馆观看比赛的氛围,而莹莹则是那次比赛的表演嘉宾王嘉尔的忠实粉丝。

  这一次来成都看比赛,小尘早早地便在网上买好了观赛门票,并定好住处,比赛开始时,她们的后续旅行计划并没有特别明确的安排,小尘笑称这是一次佛系旅行。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结伴观赛的几位女生在场内合影留念

  由于GK和YTG的比赛在工作日的18:00开打,很多人还没下班,场馆内的观众数量并不是特别多。小尘和莹莹一直待到比赛结束的20:30左右,有些遗憾的是小尘喜爱的YTG俱乐部输掉了比赛,她最喜欢的选手路西法也依然没有上场。

  但她依然觉得这次体验很特别。“反正票又不贵,要是住在成都能常来看就好了,总有他们赢的时候。”

  第一个现场票告罄的比赛日

  4月5日,清明小长假的第一天,量子光的景象和工作日里截然不同。

  当天是一个难得的大晴天,又时值公众假期和王者荣耀cosplay大赛首日,整个量子光电竞中心人气空前。

  精心打扮的coser们,在量子光门口集合展示自我,吸引了很多路人上前合影,昊昊也借用了一把“赵云”的长枪把玩了一番。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昊昊把长枪还给“赵云”

  各类cosplay活动在成都有广泛的观众基础,场内的电竞比赛人气也不遑多让。

  2019年春季赛的第三周开始,考虑到成都赛场所处的闹市特点,以及越来越多的临时购票观赛需求,KPL联盟特地在成都增设了线下购票渠道,也让亲赴现场观赛的方式变得更加灵活。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coser们吸引了很多路人拍照

  4月5日的交战双方,是大本营在上海的高人气战队eStarPro,以及在成都本地拥有“人气王”选手阿泰的XQ。

  因为高人气战队的到来,线上发售的观赛门票早已提前售空,有幸买到线下门票的大二女生小名告诉我,她入场的时候现场票也已经全部售完。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人气战队和节假日的buff加成让当日的线下门票迅速告罄

  这是开设线下售票渠道以来,成都量子光第一个门票全部告罄的比赛日。

  人气俱乐部的到来,和节假日的“buff”加成,不可小觑:场内近千个座位几乎被坐满,挥舞着荧光棒等各类应援物的观众们都在为自己支持的队伍和选手助威,每一次精彩的团战、惊险的逃生或者反杀,以及队伍击破水晶拿下一局时,场内都会响起热烈的欢呼,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置身职业篮球赛场或者明星演唱会的错觉,但场边激动的战鼓声,以及解说们高速播报着的场上局势,都在告诉人们,这是一个新的赛场。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场内上座率也达到了春季赛开幕式后的又一次高峰

  交手的两支队伍也没有让观众失望,比分一度胶着到2:2,最终客场作战的eStarPro技高一筹,拿下最后一局取得胜利,维持住了自己当时东部第一的积分排名。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场间休息时在台下展示的coser们

  这场比赛持续到了9点左右,结束后,很多eStarPro俱乐部的粉丝久久不愿离去,他们在量子光场外排起了长队,只为目送获得胜利的队员们所乘车辆离开。

  这是以往在重要体育比赛和明星演唱会结束后,才能看到的情景。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比赛结束后粉丝在场外排队欢送自己喜爱的俱乐部

  散场后,eStarPro俱乐部的粉丝小贺告诉我,来现场看比赛,自己就是想近距离见证喜爱的选手在赛场上的英姿。

  小贺4月5日上午10点从四川省康定市乘坐客车出发,大概下午1点到达成都。到了成都之后她先去了趟定好的酒店,然后便直接前往量子光等候比赛开始。

  和趁着假期来观赛顺便旅游的小尘不同,小贺是专程来看比赛的,自小生活在四川的她并不像省外的游客一样对成都的美食和景点充满好奇,所以小贺的假期“旅行”并没有其他计划,对她而言这就是一次纯粹的观赛之旅。

  小贺是eStarPro俱乐部选手诺言的粉丝,但她说自己很理智。“我觉得他们(联盟)应该有一套保护选手的方法。”小贺说,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相比很多传统体育还是太短了,一些选手25岁退役之后做什么,是她十分关注的问题。“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做直播,所以我们要珍惜他们在场上的时光。”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工作人员扮演的熊猫人是西部主场的吉祥物

  这是小贺第一次现场观赛,为此她早早地在网上购买了第一排座位的票,可惜的是她买的时候第一排只剩下XQ俱乐部的应援区座位,但她为了更近距离地见证自己喜爱的选手在赛场上的时刻,也安安静静地坐在了“敌阵”。

  “打到2:2的时候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还好最后赢了。”

  4月10日,NBA传奇球星诺维茨基正式退役,次日,另一位NBA巨星韦德也迎来了自己的退役之战。他们的职业生涯分别为21年和16年。

太古里的滑板少年和“佛系”旅游的KPL观众

诺维茨基和韦德这样的传奇球星刚刚结束了自己漫长的职业生涯

  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不会那么长,但像小贺一样的粉丝们,还是想尽可能地见证心爱选手的场上时光。

  小尘和莹莹在看完比赛之后的几天,去了熊猫基地、九眼桥、都江堰和青城山,之后便返回天津结束了这次川渝之旅;而小贺在看完比赛后的第二天下午便返回了康定,在成都停留刚好24小时,见证了自己偶像的胜利,也被现场的紧张而热血的比赛氛围感染,心满意足。

  我尝试向小贺要一张她乘坐车票和比赛门票的照片时,她说自己并没有刻意保留。

  “肯定还有下一次的,他们进决赛我去西安拍给你。”小贺说。

相关热词搜索:

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贵州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贵州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贵州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人员查询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   百度新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