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商业

    数字时代万物皆可“码世界”

    2021-11-22 14:13:42   来源:
      近日,《人民日报》发表《万物皆可“元宇宙”?理性常在少烦忧》的评论文章,指出打着元宇宙旗号的套路与骗局已经有滋生苗头。一些知识付费项目把元宇宙包装成一夜暴富的机会,声称“未来只有元宇宙这一条路”,以贩卖焦虑的方式借机敛财。评论称,不论虚拟现实、增强现实还是混合现实,中心词都是“现实”,这也预示着离开了现实的支撑,终归是海市蜃楼无本之木。

      “元宇宙”与真实世界的人类行为几乎无关

      马克·扎克伯格对“元宇宙”的解析是:可以将“元宇宙”想象成一个具象化的互联网,在那里,你不只是观看内容,而是身在其中。你感觉和其他人待在一起,获得不同的体验。这是你在2D平面应用程序或网页上无法体验到的,比如跳舞或者各种健身项目等。

      其实,“元宇宙”就是VR﹢互联网构建的用户在虚拟世界的网络分身,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网络世界。通过设备与终端,通过连结进入计算机模拟的虚拟三维世界,现实世界的所有事物都被数字化复制,人们通过数字分身在虚拟世界中去做现实生活中的事情。

      在计算机领域,Meta称之为元,如Metadata元数据,verse是宇宙universe的缩写,意为探讨在现实世界外重建虚拟世界。包括所有虚拟世界。Metaverse一词用于形容由共享、3D虚拟空间链接的、可感知虚拟世界组成的未来互联网迭代概念。元宇宙依赖“虚拟现实AR/VR”可穿戴设备接入,通过建立一个新的“平行世界”的平台,利用3D技术虚拟化活动场景,创造个性化沉浸式内容提供体积视频软件解决方案,将高端沉浸式内容带给消费者。因此有很强的游戏基因与属性,但却很难具备与真实世界相关联的NFT资产属性,更与真实世界的人类行为几乎无关。

      更具沉浸感、参与感的互联网,游戏是Metaverse最佳载体。这几年热炒的概念VR、AR、区块链、人工智能、虚拟货币。都是元宇宙的某个环节。元宇宙的核心是基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从游戏、社交等泛娱乐体验延伸到各种现实场景的线下线上一体化。究其本质,“元宇宙”只是一个将所有人相互关联起来的3D虚拟世界。人们在元宇宙拥有自己的数字身份,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尽情互动,并创造任何他们想要的数字孪生的东西,如虚拟的地产。而这只不过是利用物理模型、传感器更新、运行历史等数据,集成多学科、多物理量、多尺度、多概率的一个仿真过程,在虚拟空间中完成映射,从而反映相对应的实体的全生命周期过程。即针对物理实体在虚拟世界中1:1重建一个“数字孪生体”。其实不过是一个迭代的互联网,最终不过是“互联网的终极形态”,而不可能是人类数字化生存的生态。

      当今人类社会发展,正经历从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转型的第四次产业革命。这场革命需要从新的价值创造体系、新的社会管理体系和新的智慧文明体系三个维度全面展开,通过信息化对包括生产力、生产关系在内的,整个人类社会体系结构的重组与重构,而不仅仅是要在虚拟世界中建一个与物理实体对应的“数字孪生体”。

      “元宇宙”的最大问题不在于技术创新,模式超越。而在于它试图在三维世界以外,基于IP虚拟的技术,制造另外一个“超越主权”的世界。因此有专家解读说,“元宇宙”的终极状态是类似黑客帝国的“缸中之脑”。如360的创始人周鸿祎批判说:元宇宙代表着人类没落,不会带来真正发展。他和一些美国的同行也聊过,他们认为元宇宙的最高未来是脑机接口,你只要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插着管子有营养液,再通过刺激你的脑电波,就能产生无数的幻想,最后就成了《黑客帝国》里面的人肉电池。

      因此,如放任“元宇宙”的发展,放任“科技精英”与“资本集团”合流,将导致世界被“少数集团”或者“机器算法集团”控制,形成垄断,奴役“人民”。最终将带来一场“机器的世界取代人类,最终消灭人类”的悲剧。

      码世界与真实世界的人类行为相互映射

      人类生存发展的一切物质需求,不在虚拟世界,而是在真实的物理世界。正如《人类简史》作者所指出的:“目前世界经济和社会已经进入完全混乱的阶段、在这个混乱阶段中、世界范围內实体经济正逐步被虚拟经济所颠覆和替代”。

      如何建立人类在数字社会数字化生存的生态?进入数字社会,如何对人类生存唯一的家园地球做数字化处理?全球二维码扫一扫组合专利技术发明人徐蔚发明的“扫码链接数字人”的码链技术,为人类进入数字社会设计了一个基于“码”文明的人类数字化生存的生态。为人类在数字社会建立了一个相对于“元宇宙”的“码链数字地球”的“码世界”,即用“码”来作为人类行为数字化表达的世界。

      在真实的物理世界,人和万物都是以自己的真实身份证明融入社会从事各种活动。在数字社会现实的人和万物用什么样的数字化身份活动?徐蔚设计了一个以“码”为单位的信息维度(包括一维码、二维码、多维码、隐形二维码、明暗闪烁点阵图等),用“码”来作为人和万事万物在数字社会中活动的身份标识及行为标识。“码”可以把图片、声音、文字、签字、指纹等数字化信息进行编码,具备唯一性、安全性、不可篡改性以及庞大的数量和时间戳。“码”代表着具有数字身份的人和万事万物的信息所有权。任何具有数字身份的人和万事万物都可以在一个自己的行为中植入自己的数字人DNA后,生成新的“码”,通过码与码的链接接入存储在网络中,从而最大限度地保证信息的真实性,溯源性,及不可篡改。

      “码”包含“5W”元素(即时间、地点、人物、前因、后果)。这个“码世界”是真实世界与数字世界可以一一对应的多个平行世界。这一设计是对“香农定律”的一个突破。由于这个平行世界有多个乃至无限多个平行世界的维度;人们可以以自由意识进入,它不单单在于比特信息的传递,更是可以在量子维度进行人类在社会中的自主意愿的表达,这就完全不同于基于IP的虚拟“元宇宙”网络空间。在“码世界”中,人和万物皆为“数字人”。人的行为和万物的活动都表现为数字化的行为方式。用“码”来映射人类的数字化社会行为,形成互通互联。用“码”来实现数字人对外服务的邀约,作为数字社会“人与人,人与物”接入网络的节点,交互的对象。每个“码”(每一次交互)可包含其发行人(数字人)和服务列表,每次扫码接入,代表一次链接(交互),将发行人所提供的服务和扫码的“数字人”连接起来,通过“数字人”之间相互交换数据来使得扫码的“数字人”获得他所需要的服务。所有“数字人”能获取的服务,以及获取每个服务的“数字人”这两个维度构成一个“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智慧码链网络链接矩阵。譬如,在码链数字经济生态中的,把所有商品映射成为“元码”,成为进入“码世界”的入口,通过“扫一扫”接入,打通线下与线上,贯穿数字与现实。并借助“价值链”的传播,实现“产业码”增值,透过“码上拍”交易以获得溢价增值。

      人类生活的唯一家园是地球,真实的地球具有真实的物理位置坐标。在虚拟的IP互联网世界里的“数字孪生体”,与生活在真实的地球上的人类行为,不可能实现相互对应、一一映射的关系。因此,基于IP这个虚拟的互联网世界无论是以“元宇宙”或其它什么形态出现,都不可能为人类谋福祉。

      在现实世界中,人在三维世界中相互遇见,相互作用,产生大量的相互作用。在“码世界”里,标定了三维的地点和时间的“码”,可以固定在某个坐标上,进入“物格”。最新发布的“物格数字地球”里呈现出来的物格,是依托北斗卫星遥感数据,把地球表面划分成10米x10米的一个个网格;每个物格(网格)都具有唯一的“北斗经度纬度”,该物格可以在扫码链接时候被一一对应,根据行为的级别匹配不同的权重。因此,“物格”是在“码世界”中的一个三维空间的量子化容器,数字人的数字化行为都将落在标定地点,形成的“码”可以被记录、也可进入物格容器。

      码的底层不是IP,而是PIT即(位置,身份,时间),而PIT恰好就是5W的核心要素(其它两个W是前因why后果what),而这个PIT是已经通过“码链”与北斗底层数据打通的。只要建立“码”与“PIT”的转换机制,就类似“域名”与“IP”那样,就可以建立一个基于“码”的标识的数字人物联网体系。由于物格具备经度纬度作为标识,可以把物格当作IP地址/域名的替代升级,在“物格数字地球”呈现。

      人是人类社会的核心,在网络世界,所有的接入、连接、传播都应以人为中心,即以人为本,而非以机器为本,以算法为王。码链把人从电脑、屏幕前解放出来,通过扫一扫或具有扫一扫技术的可穿戴电子设备“御空眼镜”“看一看”,量子码链“想一想”生成“物格元码”,在数字地球里予以记录,这是真实世界的行为数字化,而非虚拟化。在真实的生活场景中与数字地球、数字世界实现随时随地链接,构建出一个全新的“以人为本、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世界大同”的数字化世界。

      鼠标点击不同的物格,就可以接入不同的服务,而提供服务者就相当于网站的服务提供者,这样就可以建立一个全新的数字人物联网的生态体系。由于物格锁定的是“基于扫一扫与北斗卫星数据的融合产物”,具有“全球唯一性、行为可识别、场所可定位、交互可溯源”的特征,为此它天然具备了与真实世界相关联的NFT数字资产属性。在码链数字经济生态体系中,就可以通过“御空眼镜”(码世界的矿机),来“看一看”商品,生成“元码”,作为通证,贯穿于整个“码链数字体系,物格数字地球”。正在设计规划的全球第一个落地“码世界易家中心”,即将呈现上述场景。如,某款入驻“名电码”(产业码)的家电产品,被御空眼镜在“易家中心”被“看一看”之后,这款“元码”,就如挖矿那样被挖掘出来,记录在分布式的码链区块账本里;该“御空眼镜”主人被记录为“挖矿者”;该“元码”可以如“买商铺”那样购买,也可像“买通证”那样购买。因为该“元码”同时绑定对应的权益包括“线下易家中心”的专柜(专柜A可以零售,也可批发,通过扫码交易的提成就落在“元码”里,来冲抵商场租金),“线上凌空商城”的专柜(专柜B也可以零售,也可批发,通过“价值链”将接入交易的提成落在“元码”里,来冲抵上次的入驻租金),更可以通过“码上拍”进行二手市场交易,增加流动溢价。同时还会叠加包括“扫码专利维权”的收益等多项权益。

      由此,“万物”皆可通过“元码”,打通通向“码世界”的通道,构建出“码链数字地球”。

      码世界普惠大众,元宇宙奴役人民

      徐蔚在他编著的《码链新大陆物格新经济》和《码链-大变局中遇见未来》的书中反复指出,基于算力控制的区块链和所谓的加密货币的本质就是机器人帝国主义。因为所有的加密货币都是机器世界的产物,人们相互之间并没有形成建立信任关系,而信任的一方其实是“机器”,而非人类。这是西方世界所主导以IP为链接的互联网所谓算法控制世界的一个骗局。这个骗局就是为了实现资本主义发展的机器人取代人类的最高阶段。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不是金融帝国主义,而是机器人帝国主义。即从唯利是图角度来看,如果剥削人类比不上剥削机器,那么资本家集团就有足够的动力来发展机器人、人工智能,来获取最大的剩余价值。导致世界被“少数集团”或者“机器集团”所控制,并形成垄断,奴役“人民”,最终带来一场“机器的世界取代人类,最终消灭人类”的悲剧。因此,信息化社会的文明之争不单纯是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之争,更是谁能带领地球延续传承“碳基文明”,与西方大力发展的机器取代人类路径的“硅基文明”之争。

      徐蔚还指出,虚拟的世界的最大问题是,不能与真实世界进行相互的映射,这就导致了人类社会被割裂。人类社会被割裂的后果也导致了真实的世界和虚拟的世界存在不同的经济活动和不同的经济体制,它们相互之间不能进行互联就容易造成决策上的误判。

      在传统的世界中我们是以人作为单独的个体存在,在互联网的世界中我们依赖的是电脑,通过IP进行接入,而在“码世界”中,我们则是以数字人作为基础的单位所组成的,人类所有的行为和社会中所有的经济活动都是通过扫一扫连在一起的。从经济学理论基础上来说,人类就具备了在数字世界中,把所有人类社会的经济活动和体系进行统一管理的能力。

      在“码世界”里建构的物格新经济体系里,通过“扫一扫”作为基础接入点,在扫码之后生成新的码。码与码之间又形成一条新的价值链。无数的二维码和价值链构成产业码,从点到线、到面,最终构建岀体和系。通过这样的方式建立起一整套源自中国、面向世界的数字经济结构方案。码链模型的创立,表明在数字时代,中国不仅代表了先进的发展模式,还为全世界解决了数字时代的问题。

      以物格价值链为例,物格价值链可以通过唯一的经纬度坐标以及时间,和不同的商品DNA所生成的,在数字地球中唯一的二维码。这个二维码就是接入这个数字世界的“元码”。这个元码可以记录商品通过码链所接入的所有行为。如果把这个“元码”定义为价值的一部分,就可以产生收益,从整个逻辑上来说,就可以实现让所有二维码扫一扫用户都有机会在数字社会中对整个体系的财富进行再分配。码链的本质是将人类以及商品的DNA叠加到该体系当中,而不是通过IP作为底层来构建。由此可见,通过码链模式构建的物格新经济体系,能实现人类在数字社会,通过信息化对包括生产力、生产关系在内的整个人类社会体系进行结构的重组与重构。

      码链对人类行为的数字化处理设计,是让地球延续传承碳基文明,还是发展“机器取代人类、最终消灭人类”的“硅基文明”的革命性设计。在徐蔚发明的专利技术“统一扫码、统一发码”的“码世界”中,人类具备了在数字世界中记录人类的数字化行为,把所有人类社会的经济活动和体系进行统一管理的能力。徐蔚设计的基于“码”文明的人类数字化生存方式,无疑是信息化数字世界的最高形态。

      徐蔚融合“以人为本,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世界大同”东方哲学思想和现代科技,发明“扫一扫”“看一看”以及“想一想”的技术手段,不仅创立了把人类的数字文明建立在对数字人行为的映射形成的数据之上的码链思想和码链数字人理论,而且已经在全国300个城市3000个区县进行了落地实践。

      人类生活在真实的世界,而不是虚拟的互联网屏幕当中,码链的“码世界”是建立在真实的世界之上的,是符合中国“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思想真理的。而元宇宙的虚拟社会,试图以臆想享乐,来取代人类的劳动创造社会价值,这条路径,其本质是引导人类社会走向衰亡。码链对人类行为的数字化处理设计,是让地球延续传承碳基文明,而非发展机器取代人类、最终消灭人类的走向硅基文明的革命性设计。徐蔚设计的基于以“码”为基础的数字文明的人类数字化生存方式和“码世界”,无疑才是数字化时代数字社会的最高形态。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