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旅游

    秋上神灵寨(生命不息蛄蛹不已)

    2022-08-20 08:07:44   来源:河洛亿代天问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河洛亿代天问)

      早上七点多钟从住地出发,同行四人,驱车向洛宁县神灵寨国家森林公园驰去。

      车过洛宁涧口乡向南而行,入山的路在田野间,杨树林中蜿蜒,庄稼虽然已颗粒归仓,农人们仍旧在田野里忙碌,或扶犁而耕,或引耙而耘,为将要播种的冬小麦作准备。树梢之上,疏叶青黄相间,地上枯叶满地。远眺山峦缓卧,淡淡的薄雾,缕缕的轻烟,丝丝的白云;太阳初升,四野氤氲;而心中反而隐约有些担心,仲秋十月作此登高一行,期能极目远眺,不知天公能否随人之意。

      入山渐深,山峦起伏,岭起谷落,其势渐异,偶露峥嵘;入山愈深,巨石渐多,道旁谷底,或孤为一颗,或三吾相挨,或累累堆迭;仰望峰峦,时见大片绝壁灰白,条条水线,痕迹淡墨,粗细不等,疏密有间,自上而下,系经千百万年水流浸蚀后留下的。其内几乎寸草不生,周匝则是丛棘灌木,蓬蓬丛丛,围壁而生,护石而长。

      九点钟入景区,一行人沿着谷底石级傍溪而上,穿过左侧丛丛青竹,夹岸高山,渐成陡势,植被丰茂,翠笼黄覆;太阳为高山隐去,周匝阴凉一片,清气荡来涤去,晨意尚浓。虽非丰水季节,溪水仍淙淙不绝,人语乍闻杳如。稍而上,忽见一潭突现,青澈见底,累累卵石细砂铺缀水中,纤小鱼儿忽而来去,几片树叶飘落,幻漾出缕缕波纹,打几个洄漩悠悠逐流而去。不知名的灌木生长在岩石逢隙间,团团簇簇,溪流时见时隐。入山的淡淡烟雾,到了山中,也被涤洗的若有若无。

      近些日来,心情常常莫名不好,当丝丝郁意、点点愁怀来时,工作学习便心不在焉,顿生去往某个陌生之地散散心的念头。身为普通人,自知修为有限,有时并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想着也许暂时远离生活日久的环境,可能会感觉好些。

      日复一日厮守着一成不变的东西,伴着如影随形的人,做着终而复始的事,视觉、感觉、思想、审美等,都会疲劳厌倦,久而久之,积郁成疾也未可知。虽然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很多,可以闭门静坐,可以出门远走,可以一醉方休,当然,最好的选择,是投己所好——因为人,遇所其期,才会喜之于心,形之于色。

      我原本好山,又值秋风送爽,便谋划着今日之行。果然一入此山,便觉一体清爽,不负来时所期,未久胸中块垒尽释,三五日郁闷一扫而尽,且看同游者,也无不兴致勃勃。

      顺溪而上,时而一潭,忽而一瀑,潭不大,都一池碧卧;瀑不高,皆匹锦垂悬;巨石横卧,左拦右挡,水或避绕而下,溪或漫流而过,逝者如斯,从不却步。新修的石级栈道彩绘鲜艳,或傍水岸而走,或跨溪流而行,或穿竹丛而过,石桥拱卧,吊桥悬荡,沟势多缓,级阶少陡。水无甚奇绝,凛凛清澈足矣;石无甚怪诞,累累点缀足矣;树无甚横老,挨挨掩映足矣;一时身随景转,心逐水流,颇觉几分惬意。

      大约十一点钟到擎天一柱山脚之下,路傍导游指示牌上标明,此去神灵塞路程为三点五公里。

      所谓擎天一柱不过一绝壁之上的秃峰,遥遥仰望如柱挺立,若与天摩击,因有擎天之势,取以为名。

      钢木结构的阶梯沿左侧峭壁而上,壁若贴面而立,阶若垂直而上,仰望上有蓬树遮掩,不知入云里几许,一口气登攀而上,已是汗水汩汩涌流,吁喘不已。

      转过一岭,又一陡级悬于石壁,一鼓作气再而上,筋将疲,力欲尽。稍事休息调整之后,寻视擎天柱,已稍稍在身下矣,不过一个些许突兀的山峰,己无方才之奇崛。

      山道从此正入畏途,石级随着岭脊蜿蜒而上,一峰更比一峰高,前坡更比后坡陡,同游者顶踵摩击,拽栏而趋,攀木而行,匍匐而上,腿若灌铅,身若系砣,三步一喘,五步一竭,大有体力透尽之势。

      中途碰见三二游人自上面下来,汗脸笑迎,相问前路尚有几许,言方至半程,同伴闻之互作怪态,且有人蒙生退意。而退却又谈何容易,既然上山下山的路一样同样远近,来路之崎岖陡峭已经领略,去路又能艰难到哪儿去?!与其退身而下,前功尽弃,何如攒力而上,尚可以登临绝顶,一览不曾见的风色。

      如果当时确有第三种选择,哪怕可以稍微能轻松一些,人可能会趋之若鹜,然而这种选择往往是没有的;在进退两难之际,我们还是选择了前行。历时二个多小时,我们终于登上了神灵寨之峰巅,尽管最后的几段路程,每走下一截段,都感觉仿佛到了生命的极限;然而我们还是一次次挺直腰身坚持下来了。

      伫立峰巅,扶栏远眺,天气晴朗,太阳灿烂热烈,丝丝缕缕的白云在天际流动聚散,四野之中,山峦起伏,崖壁峭绝,秀峰耸拔,青覆翠掩,万千气象,山川宏阔。

      生命的极致,没有人不渴望,然而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中,更多的是平常人,即没有能力惊天地泣鬼神,也很少有机会聚尽生命的能量释放一回,璀璨一次。而以爬山登顶的方式,在历尽漫漫山道,竭尽全身之力后,终于“会当凌绝顶”,体验一下“一览众山小”“山高人为峰”的高阔雄浑,满足一下庸常之人偶而并不庸常的奢望。我喜欢爬山,而且见山必上,上山则尽量登顶,这可能就是其中不言而喻的理由。

      一个人,平常身心困了累了,难免要竭息一下,心里烦了闷了,不妨发泄一次,这是因为有可以退而求其次的可能,如果没有了选择和退路呢,如果后退的路比前进的道路更加艰难险恶呢?人生类如登山,除了其艰辛远甚于登山外,还有和登山更大的不同,即人生从来不可逆。人生要一路往前走,不停的走,走不动了,还要爬。生命不息,“蛄蛹不己”,是人生唯一的选择!

      此行之后,大概过了月余,我的生命,便在一个完全没有预料和计划的情况下,发生了节点性的变化。

      写于2006年10月中旬,修改于2020年夏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