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娱乐

    张一一评点于蕾2023央视兔年春晚 为袁树雄抱不平

    2023-01-24 14:44:34   来源:北国网

      张一一认为赵丽颖歌曲歌词是打油诗非《满庭芳》格律填词是本届春晚最大败笔。

      央视让袁树雄放弃湖南卫视春节晚会却将其冷落在台下观众席被质疑“格局小”。

      张一一认为兔年春晚没有“玉兔精”如同猴年春晚没六小龄童一样不完美不到位。

      张一一十年前炮轰于蕾“师傅”哈文执导的央视蛇年春晚曾经引发网络热议。

      2023央视兔年春晚总导演于蕾“解密春晚”。

      著名青年作家、文化批评家、资深文旅专家和乡村振兴专家张一一评点于蕾导演兔年春晚文章被指“满满诚意,客观公正”。

      年度文化大餐2023央视兔年春晚虽然落下帷幕但热度丝毫不减,与之相关的讨论和争议依然没有止息,其中又以湖南籍著名青年作家和文化评论家张一一的评点最为客观犀利到位。

      在十年前评价于蕾的“师傅”哈文执导的央视蛇年春晚“40个节目无一与蛇年有关”深受观众和网友认同引发网络热议后,张一一在沉寂十年之后昨日再撰五千字满满诚意长文《我看于蕾导演的2023央视兔年春晚》对2023兔年春晚进行客观点评,在肯定兔年春晚总导演于蕾团队的匠心和高度评价《你好陌生人》《百鸟归巢》《坑》等节目的同时,也建设性指出兔年春晚的十点可以做得更好的“不足之处”,引发海内外许多华人华侨华裔网友的讨论和共鸣。

      张一一表示,兔年春晚让他最失望的一个节目是“顶流”赵丽颖演唱的今年春晚主题定位歌曲《满庭芳·国色》,但这并不怪赵丽颖,这首春晚主题歌曲的问题出在歌词上。张一一认为《满庭芳·国色》的歌词无论如何都应该是依照《满庭芳》词牌格律譬如“苏门四学士”晁补之的“归去来兮,名山何处,梦中庐阜嵯峨。二林深处,幽士往来多……”所填的一阕新词,不料歌词却是“我骑良马过世间,溜达市井和大川。眼中颜色翻波澜,天地呈现出五官……”等几首毫无美感和诗词格律常识的打油诗的拼凑,认为歌词作者梁芒并没有从最本质的底层逻辑出发真正读懂春晚导演于蕾这一命题的用意,痛心疾首表示这首歌的歌词是“本届春晚最大之败笔”“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主题歌曲《满庭芳·国色》的歌词将极大影响到本届春晚的观众口碑和网友评分。”

      张一一认为,兔年春晚另一个最大的不足之处是“缺乏兔元素”,40个节目没有一个以“兔”命名,不是搞几个“兔圆圆”的卡通形象,开场歌舞上来一群兔宝宝的舞蹈就万事大吉了,兔年春晚最大的兔元素不应该是赞助商极兔快递,《守株待兔》《龟兔赛跑》《狡兔三窟》的经典成语、“月兔空捣药”“玉兔煴香柳如梦”的诗句以及戏曲《白兔记》都可以得到巧妙的合理的运用。另外,张一一还表示,兔年春晚没有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央视86版《西游记》中的“玉兔精”就如同猴年春晚没有六小龄童一样不到位不完美,“每一年的春晚都应有其独特的个性,至少要有一半的节目不可复制,而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可以复制粘贴到任何年份、任何地方的一锅大杂烩。”

      在《我看于蕾导演的2023央视兔年春晚》一文当中,张一一还不惜笔墨为湖南籍老乡袁树雄“鸣不平”,称袁树雄推掉湖南卫视春晚专门为他量身打造编排好的《早安湖南》五分多钟重头戏,满怀希望带着6644万湖南人民和数以亿计《早安隆回》歌迷的殷殷期待,推个箱子狂奔上北京,不但《早安隆回》的歌名被腰斩肢解成了《早安,阳光》,自己居然连台都没有上,比台上几十个毫不知名的各行各业百姓歌手待遇都远远不如,只能坐在台下的观众席上落寞不甘地跟着台上节奏哼哼几句聊以自慰,央视的这一安排似乎有“格局不大,店大欺客”之嫌,让六千多万湖南人民和亿万《早安隆回》的歌迷“不免很有些寒心”。

      另外,张一一在文中还指出《零点钟声》三位宇航员送的春联“建强国激流勇进;筑天宫奋辑扬帆”上下联各七字竟有四个字词性都不相同是明显的“失对”;尤其上下联对应的第二字“强”和“天”都是平声,是对联的大忌;上联的第二字“强”和第四字“激”都是平声是为“失替”也是要注意的地方,“春晚似乎要学习好莱坞拍电影的严谨,得请几个专门的文学顾问把关。”

      张一一另外指出的“《难忘今宵》已经让观众审美疲劳,压轴节目没有创新和悬念让零点以后的节目早早成为鸡肋进入垃圾时间,呼吁来年春晚取消《难忘今宵》而换成《难忘今年》或《别了,二零二×》《再见,二零二×》《你好,二零××》等应景的原创节目”“让演员干演员的事,歌手干歌手的事,不要让演员去抢歌手的活儿干,邓超唱歌像是在耍猴,好演员黄渤、秦海璐唱歌是浪费”以及“2024年春晚恢复地方分会场,打造城市文化新地标,助力文旅业疫后复苏和乡村振兴”等观点都不同程度得到海内外华人网友的认可和点赞,纷纷表示“这是一篇正能量满满充满诚意和建设性的春晚评论,客观、公正、深刻、理性、不偏不倚,不媚不俗,希望春晚导演组可以听得进去并酌情寓意采纳。”

      附张一一兔年春晚评论文章:我看于蕾导演的2023央视兔年春晚

      已有蛮多年没有认真看过春晚,除夕夜总有各种真心实意或虚情假意的问候需要酬答,邀掼蛋、打麻将、斗地主的狐朋总得打发,“巾帼不让须眉”的2023央视兔年春晚总导演于蕾与“国师”张艺谋同志搭档多年,参与了多个国字号的大型活动,尤其以2022北京冬奥会开闭幕式文学总撰稿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挖掘提炼而蜚声国际国内,对于于蕾老师执导的2023兔年春晚,我着实充满了无限的想象和无比的期待,早早地用过晚饭,沐浴更衣,净手煴香,打开布满灰尘的要生锈的电视机(有两年没有打开过,临时专门找人开通网络),把手机调至静音,等待春晚的到来,就像那一年等待初恋的那位姑娘,不安又紧张。

      作为一名生长于工业重镇沈阳的东北大妞,于蕾老师能有对中华传统文化如此深刻的理解实属难得,兔年春晚节目的不少顶层设计和创意策划亦可圈可点,譬如《开饭》就挺好,过年最大的仪式感就是吃年夜饭,春晚不演这个演什么?而且两位演唱者大张伟和张若昀都姓张,暗合中国民间传说中的“灶王爷”也姓张(当然,管理三界的“玉皇大帝”也姓张)。《百鸟归巢》的表现形式也还不错;《你好,陌生人》《小哥》关注我们身边普通人的善意和梦想的立意都挺好;沈腾和马丽的小品《坑》讽刺某些领导干部懒政不作为好大喜功也颇具笑果,是今年春晚小品的一股清流,艺术作品真正的生命力和价值体现于建设性的批判而非无原则无底线的歌颂。《当“神兽”遇见神兽》的儿童节目润物无声嫁接传统文化的呈现也下了不少工夫。春晚主持阵容完成更新迭代,“内举不避乡”启用沈阳老乡王嘉宁,3位90后和准90后女主持人更显青春活力和颜值担当……当然,兔年春晚其它的亮点还有不少,张一一先生在此不一一赘述,只是浅谈兔年春晚还可以做得更好的一些地方,个人一孔之见,仅供大家参考。

      首先,“顶流”赵丽颖带来创意节目《满庭芳·国色》,是让我最失望的一个节目。因为赵丽颖的超高人气,网上“好评如潮”,粉丝大赞“华美大气”,并一度“美上热搜”,但这都只是停留在“术”层面表面的虚浮,“满庭芳”作为本台晚会的主题定位,《满庭芳·国色》作为节目名,从“道”的层面并没有破题。我原以为这首歌的歌词,必是依照中国古典文学词牌名《满庭芳》格律填的一阕新词,孰料赵美女一开口就是“我骑良马过世间,溜达市井和大川。眼中颜色翻波澜,天地呈现出五官……”的一首打油诗,之所以说是打油诗,因为分明不是《满庭芳》词牌的格式譬如“苏门四学士”晁补之先生“归去来兮,名山何处,梦中庐阜嵯峨。二林深处,幽士往来多……”种种,凑合连七言绝句都算不上,多处失粘,毫无基本格律常识,歌词作者梁芒显然是没有真正读懂于蕾导演的用意,明显是没有从底层逻辑的本质出发抓住中心要点,不免就离题十万八千了。兔年春晚主题歌曲《满庭芳·国色》的歌词,可以说是本台春晚一个最大的败笔!另外,对于将“满庭芳”三字一一拆分诠释成为“圆满”“家庭”“芳华”三字,与开场歌舞《花开种花家》的谐音梗“花开中华家”一样,都有失小气和刻意了,另外,在中华传统文化中,追求“满”并不太好,“满招损,谦受益”、“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写《满江红》的精忠岳飞,最后的结局大家都知道了。

      其次,《零点钟声》费俊龙、邓清明、张陆三位航天员虽然文绉绉说了一通祝福话语,但手持的那幅春联“建强国激流勇进;筑天宫奋辑扬帆”就不太敢恭维,上下联“强”是形象词,“天”是名词;“激”是形容词,“奋”是动词;“勇”是形容词,“扬”是动词;“进”是动词,“帆”是名词,七个字有四个字词性不对,而上下联第二字最讲究的“强”和“天”都是平声,此为对联之大忌,另外还有上联的第二字“强”和第四字“激”都是平声“失替”这也是最起码最基本的对联常识……泱泱中华难道就征集不到一幅真正有文化、有创意的出彩的春联供宇航员们在新一年的第一时间向全世界20亿观众展示么?春晚似乎要学习好莱坞拍电影的严谨,得请几个专门的文学顾问。

      2023央视兔年春晚赞助商“极兔快递”被网友调侃是兔年春晚“最大的兔元素”。

      再次,兔年春晚虽然有卡通形象“兔圆圆”等一些呈现,开场歌舞就有可爱的兔宝宝现身,但是40个节目居然没有一个以兔之名,兔年春晚最大的“兔元素”居然是赞助方“极兔快递”!难道《守株待兔》《龟兔赛跑》《狡兔三窟》的经典成语和“月兔空捣药,扶桑已成薪”“赤兔无人用,当须吕布骑”“兔苑词才去不还”“玉兔煴香柳如梦”的各种诗句不香吗?与《荆钗记》《拜月亭》等并称“四大南戏”的《白兔记》为什么不选一段呢,非得每年都是那些个穆桂英、花木兰、智取威虎山?根据“第一性原理”,兔年最大的一个IP当属《西游记》中的“玉兔精”,妇孺皆知,不需要解释,兔年春晚缺少了“玉兔精”就如猴年春晚缺少了六小龄童一般不到位不完美。当然“赤兔马主人”的汉末三国第一名将吕布的饰演者张光北、何润东本也是可以在兔年春晚考虑之列的,其他不具备如此标识性的嘉宾,放到哪一届春晚都可以请。张一一先生窃以为,每一年的春晚都应该有其独特的个性,至少应有一半的节目不可复制,而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可以复制粘贴到任何年份、任何地方的一锅大杂烩。

      “李谷一缺席春晚”相关新闻评论区显示网友对《难忘今宵》已相当审美疲劳。

      第四,零点之后的几个节目很有点儿敷衍,有虎头蛇尾之嫌。反正是我看完《零点钟声》航天员送的缺乏基本文学常识、毫无营养的新年春联之后,再瞟了一眼后面的几个节目,感觉没什么意思,也不会有什么惊喜和悬念,不等《难忘今宵》就直接睡觉了。参加过二十届以上春晚的“钉子户”都纷纷自觉地退出了,只有李谷一老师的这个非原创的《难忘今宵》还在负隅顽抗一成不变着。本以为李谷一老师的前夫金铁霖先生去年去世,按照中华传统文化礼仪,李谷一老师会自动退出这一届的春晚,还可以功成身退以把更多机会让给年轻人之名博得一个淡迫名利提携后进的好名声,不料李娭毑却发文称是因为新冠病情还没有完全康复,略显遗憾,“李谷一缺席春晚”一度还冲上热搜第一,可见网友的审美疲劳。每年春晚的主要演员就那么七八十号人,两千万人当中选一个,比中彩票头奖还难,中国几百万艺术生翘首以待望眼欲穿想得到这样一个机会而不得,而每年在非原创节目上浪费这样一个名额,实在有些可惜(有关部门是不是可以考虑立法规定如果没有特别特别好的原创节目,任何嘉宾上春晚的次数均不得超过3-5届,这样可以更加体现社会公平,杜绝一些关系户、钉子户)。如果把每年的春晚比作一篇命题作文,那么年年作文最后都是同一句话是不是很没意思?其实“难忘今宵”也属于审题不清,春节联欢晚会不等同于一般的商业演出,可以有“难忘今宵”的感触和激动,春晚是对于旧的一年的总结、新的一年的展望,“难忘今年”才是正理。真心希望来年的春晚不要再唱耳朵都磨出茧子的《难忘今宵》,而是每年写一首结合当年民生热点的《难忘今年》(或《别了,二零二×》《再见,二零二×》),或者是对新的一年表达祝愿、进行展望的《你好,二零××》,保留一些希望和悬念,这样保准不会让《零点钟声》后面的节目成为鸡肋,早早地进入垃圾时间。今天早上起来我抽时间把零点以后的几个节目看了看,发现没有看完就睡觉是英明选择。一群天真烂漫的“小兔子”拍着手唱着《难忘今宵》的陈词滥调,画面不一般的违和,怎么看怎么别扭。

      张一一认为邓超动作夸张“像在耍猴”表示“演员不要抢歌手的活干”

      第五,歌手做歌手的事,演员做演员的事,太多演员抢歌手的活儿干,这个“跨界”还真有些让人诟病。表情动作都十分夸张的邓超在舞台上跳来跳去,用我们南方话说是“没洗三朝”,像是在耍猴。成龙、黄渤、秦海璐都是多好的演员啊,非得让他们去唱歌。赵丽颖在《满庭芳·国色》中演一个国色天香的古装美女赚点收视率就可以了,唱歌也就呵呵了。

      第六,2022年岁末最火“神曲”《早安隆回》演唱者袁树雄,推掉地方卫视一哥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专门为他编排好的《早安湖南》几分钟重头戏,自湖南省委书记张庆伟以降,带着6644万湖南人民的殷殷期待,推个箱子狂奔上北京,不但歌名被腰斩肢解成了《早安,阳光》,居然连台都没有上,比好几十个毫不知名的各行各业百姓歌手待遇都远远不如,只能悻悻然坐在观众席上跟着台上的节奏哼哼几句聊以自慰,这一安排似乎有点儿让六千多万湖南人民和亿万《早安隆回》的歌迷多少有点儿寒心,不免有“格局太小,店大欺客”之嫌。在节目的编排上,如果把《早安隆回》放到《我的家乡》这个章节里,可能会效果更好。

      第七,作为一个词作者,可能对歌词比较敏感,除了梁芒创作的《满庭芳·国色》歌词没有从最本质的底层逻辑出发令人大失所望之外,李克勤、孙楠唱的《给所有朋友们的歌》中那什么“难免磨难多,勇敢去挣脱”也分明是应付不走心,磨难难道是藩篱牢笼脚镣手铐一定要去挣脱吗?正常不应该是勇敢去面对去承受,“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吗?而且不要动不动就“给所有朋友们”,因为你们压根给不了所有,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要你们的歌……实力唱将黄绮珊和人气小美女希林娜依·高的那个节目《是妈妈是女儿》立意挺不错,但“我是第一次做女儿”“我是第一次做妈妈”“你是最好的妈妈”“你是最好的女儿”这样的歌词都烂大街了,当然也不用动不动就用“最”这样的广告词,我们都永远不可能是全世界最好的,能顺其自然凑合凑合一般般就不错了。歌词这些只是一些细枝末节,不多展开赘述。

      沈腾、马丽主演的讽刺小品《坑》是本届春晚网友评分最高的语言类节目。

      第八,兔年春晚的语言类节目除了“沈马组合”的《坑》是真的还不错之外,其它小品和相声还需要更多打磨,岳云鹏今年的相声不知是准备不足还是江郎才尽,拼拼凑凑,令人非常失望。寄予厚望的徐志胜、何广智、赵晓卉、邱瑞等脱口秀演员似也还没有找到春晚的节奏和状态,需要再适应适应。总之,春晚语言类节目近年来好作品越来越少,语言节目的演员们似乎还需要更加努力,不然,“每逢春节思本山”真会成为一种常态。

      第九,春晚宣传节奏的把握。于蕾应该是最近许多届春晚官宣最迟、最沉得住气的总导演。在说明于蕾老师淡泊名利的同时,也各有利弊。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即使牛逼如春晚这样的超级文化大IP,其实也需要积极主动的吆喝、吆喝、再吆喝,虚虚实实,反复不断聚焦,不然网友和观众的注意力随时转移。春晚导演的官宣其实可以更早一些,不时放料,释放一些可控的矛盾冲突和争议,这样网友的关注度、观众的收视率会更高些。在春晚的外宣上,官宣主持阵容和第四次大联排的时间在同一天,两个热搜变成一个无疑是一大损失。春晚前两天晚上才官宣第一批包括“空降”的姜育恒、黄绮珊在内的19位嘉宾,但这时候可能是大家都开始准备回家过年归心似箭,春晚四次联排已经曝光了好几十位艺人,网友的关注点都不在这方面了,貌似后面就再也没看到官宣第二批嘉宾了,建议以后的春晚可以在建组以后、彩排之前的几个月每一周插花式官宣一两位嘉宾把宣传战线拉长,对春晚关注度和收视率的提升绝对有用。

      春晚分会场打造地域新名片带动地方旅游热助力文旅业疫后复苏和乡村振兴。

      第十,因为一些不可抗力的原因,央视春晚已经连续三年没有设置地方分会场实在是有些可惜,建议来年可以提早启动春晚地方分会场的甄选,把舞台搬到更接地气的广大乡村,助力文旅业疫后复苏和乡村振兴,打造城市文化旅游新地标,带动地方旅游、经济的发展,让春晚的舞台和品牌可以更有价值和意义的不断延伸,不只是一台转瞬即逝的晚会,而是让每年的春晚具有持续的品牌价值和内生的造血功能,功在当时,利在当地,生生不息,善莫大焉。

      春晚既要完成上级各项工作任务,还要有收视率的考量和观众的口碑评价,在这个价值多元的时代实在是众口难调,平衡多种关系、拿捏各种尺度,实属不易,换谁干总导演都会有一种“炉上烤”的危机感和焦虑感,这是压力更是动力,也是人生的难忘经历,整整四个半小时时长的晚会,作为资深文化批评家的“啄木鸟”张一一先生仅仅挑出以上十个“瑕疵”实属不易,以上仅为个人意见,不一定都正确,希望于蕾老师“闻过则喜,知过不讳,改过不惮”,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再接再厉,砥砺前行,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对于张一一评点兔年春晚的观点,你认同吗?或者对于兔年春晚你还有什么不同的看法,欢迎评论区跟帖留言讨论。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