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铜仁

    东西协作搭桥梁 远赴千里育栋梁——思南县50名教育专家人才赴东莞市学习培训侧记

    2022-09-07 11:39:16   来源:贵州网

      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为建设一批教育专家人才队伍,8月23日—29日,思南县充分利用东西部协作交流平台,在东莞市举办乡村振兴优秀教师能力提升专题培训班,50名中小学、幼儿园优秀教育专家人才参训,利用七天学习时间,学习借鉴东莞市先进经验,持续加强师资人才队伍建设,为全县教育事业高质量发展提高智力保障。

      转变角色 置身其中认真学

      “要时刻牢记县委县政府的殷切嘱托,明确培训目的,端正学习态度,将本次学习所得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努力发挥骨干带头作用,同时严守培训纪律,展现出思南教师队伍的良好形象……”开班仪式上,思南县教育局教育工委副书记程进霞作动员讲话。同时,她也寄语参训学员们,珍惜这次学习、交流的机会,端正态度,全身心投入到学习当中,确保学有所获、学有所成。

      大坝场中学骆龙表示,“要转变学习观念,把自己从一个教授者的固定思维变为学习者的思维,做到先提升自己再培养学生,才会不断地提升自我”。

      本次培训聚焦教育新政策、把握课改新动向、探寻教材新内涵精心安排课程内容,围绕“新课标解读与课堂教学变革”“优秀教师的特征与专业发展路径”“基于核心素养的高效课堂”“学为中心的教学设计”等主题,带给全体参训教师专业成长的启迪和思考。讲师们毫无保留,倾囊相授;学员们听得认真,学得过瘾。课堂上不仅有名校名师的讲解,还有讲师与参训教师们的双向沟通和交流,这一互动环节更好地为学员们提供了具有针对性的答疑,使每位参训教师能够得到更加精准化的培训。

      在虎门销烟博物馆、海战博物馆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学员们观实物、读记载、听讲解,重温那段厚重的历史,受到了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洗礼。

      思维洗礼 利用平台交互学

      学员们以小组为单位积极进行讨论,5个小组立足教学,潜心探讨,互相分享自己所在学科的专业知识和宝贵经验,思想的火花在碰撞中迸发,为学员们的专业教学提供了学习借鉴、奋勇争先的机会,也为我县各中小学校教育教学质量的提升提供了良好的契机。

      瓮溪初级中学李庆表示,“当小组间共同探讨、思考老师们发起的话题,发表自己的见解时,对于‘由重知识传授向重学生发展转变、由重教师教向重学生学转变、由重结果向重过程转变、由重教材传授向重教材整合转变’有了更多的认识和理解,交流中的思维碰撞带来了太多感悟和启迪,也留下了太多的思索余韵,获益匪浅”。

      每日专题课程结束后,由两名学员分别对一天的学习进行总结分享,在不断的总结中促进自我的提升。“李雄彬、李应桃、曾护荣三位老师的课将学员的主体性体现得十分突出,他们运用多种教学方法引导学生用心主动地学习。”刘阳旭说,“让我深刻意识到优秀的教学方法尤为重要。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方法比知识更加重要,学习方法是否科学,思维方法是否合理、正确,影响着学生的学习效率的高低。在上课过程中抓住机会,将‘渔’的潜力教给学生,使学生不但能够学会,而且能使学生‘会学’,让学生了解掌握学习的方法,发展思维,构成潜力,能独立解决问题。”

      学以致用 突出成效用心学

      专家人才队伍建设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近年来,思南县高度重视学员学用转化成效考核评估,对参训人员实行精准管理和追踪,发现、培养、储备,逐步建立全县重点人才储备库,实现全县党员干部人才资源共享。此次培训班也将纳入专家人才学用转化成效考核评估范畴,以半年为周期,按季度为单位,密切追踪参训人员工作作风、工作能力、工作效率等培训效果与变化,为县委县政府、县教育局选人用人和评先选优等提供有力参考。

      双龙小学刘定明说,“这次培训时间虽短,但专家老师们用深入浅出的语言、生动浓厚的课堂氛围、精彩的案例分析,使教学思路、观念与思维方式等各方面都得到了一次全面的更新和提升,将尽自己所能把所学到的知识运用到实际工作中去,提高我们学校教育教学质量和管理水平”。

      天桥初级民族中学任杰表示,“通过这次研修,对落实‘双减’政策重构作业理念的方法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重新认识到了新课标对课堂改革的重要性,要从传统的教学方式中转变教学方法,要教会学生学什么、怎样学,当好学生求知路上的引路人”。

      “在教育广阔舞台上要举好旗、谋好篇、绘好图、起好步。”结业典礼上朴实的话语,既是程进霞与参训教师的共勉,更是对大家提出了殷切的期望,“大家要强化学用转换、学以致用,努力把今天学到的知识融入到以后的教育教学工作中,为思南教育事业高质量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吴怡璇)

    推荐

    旅游

    王志纲丨贵州是块豆豉粑

      关于家乡的问题,从1978年负笈北上那天起,就困扰了我很多年。那时候的贵州在整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