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洁:鲨鱼冲我游来,我却按下了快门

发布时间:2018-05-04 15:22:26      来源:贵州网
  贵州网讯:巴哈马外海十几米深的海底,两位身着西装的男子,没有带任何潜水设备,围坐在一张餐桌旁,似乎在等待什么。在持续缺氧的环境下,李光洁和他的伙伴脸部已经出现了肿胀,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但依然显得很有风度。


光之海洋公益摄影展

  不经意间,一头鲨鱼与李光洁擦肩而过,紧接着第二头、第三头鲨鱼出现,围着李光洁与伙伴环游。鲨鱼并没有像电视剧情里一般,冲向李光洁,而是缓慢的游弋,在距离他一段距离的时候,转向游开了。

  就在这时,李光洁也达到了闭气的极限,准备拿出放在座位下方的呼吸设备。他用力向外拽,第一次没有成功,第二次仍然没有成功,李光洁发现呼吸设备被椅子腿缠绕住了。“那一刻我开始焦虑起来,用眼神示意工作人员自己遇到了麻烦。”工作人员及时发现李光洁的异样,并作出了处理,才将李光洁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

  拍摄期间李光洁想过要放弃,但是作为团队里为数不多的中国人,“我觉得我不应该认怂”。就这样,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前后经历了72分钟后,李光洁配合环保组织的工作人员,完成了鲨鱼主题公益广告片的摄制工作。

  从潜水到爱上鲨鱼

  平日里李光洁是一个兴趣爱好广泛的人,喜欢音乐、骑行的他,渐渐的又喜欢上了更有挑战性的摄影和潜水。

  喜欢上潜水,是一个偶然。在一次旅游体验项目中,李光洁发现“在海里我看到了跟陆地很像的地貌,但是看到了很多陆地上没见过的植物和动物,我一下就开心了。”

  这次潜水让李光洁印象深刻,在海地翻越过一座山,李光洁和他的潜水教练发现眼前出现了一个大峡谷,教练带领着李光洁游过峡谷。“就看两边是山,底下是鱼,然后上面是鱼,你在中间那一层,就是那个感觉特别像你在飞。”

  李光洁就此爱上了这种可以在水里做各种转体,翻滚,各种动作的运动,“觉得无比的自由”,从此之后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考证,攒瓶,不断积累潜水经验,“开始不停的想找时间,去世界各个地方潜水,看不同的世界。”在潜水过程中,李光洁发现,每个地方的海洋都有自己的特点,“比如说去斐济,当时去的原因就是因为看到有报道说,斐济是软珊瑚的天堂。去墨西哥要看鲸鲨、水下博物馆,去塞舌尔看海龟。”不同的地方,让李光洁看到了不同的东西。

  随着对潜水越来越深的喜爱,李光洁对水下的动物也越来越了解,并开始通过一些方法学习,从另外一个侧面了解海洋生物。李光洁也由此开始慢慢关注起鲨鱼这个物种。

  在一些影视剧给人们留下的印象中,鲨鱼往往是一种很危险的动物,攻击性很强,随时可能攻击水中的人类,三排锐利的牙齿仿佛可以撕碎一切东西。但在李光洁的印象中,鲨鱼却并没有那么可怕。“当我和鲨鱼亲密接触之后,我情不自禁地爱上了它们。”

  李光洁认为,人们对于鲨鱼的误解源自于彼此的不了解,“在水里所有的鲨鱼来的时候,我就看着它,就会发现一开始鲨鱼会逼近你,就是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话说叫‘先确认过眼神’,到后来发现它离你没有那么近了,远远的看着你,你也看着它,它知道你没有威胁,它也没有威胁,它就走了。”

  逐渐的,李光洁从恐惧中开始掌握了应对鲨鱼的方式,“人和所有动物是一样的。你恐惧与否,它是知道的。它恐不恐惧你,你也是知道的。但首先你要不恐惧,你才能知道它恐不恐惧,所以你一定要看着它。”

  李光洁坦言,鲨鱼的种类分为很多种,其中大多数是没有攻击性,但是与大白鲨之类具有攻击性的鲨鱼接触的时候,还是需要专业的保障设备与人员指导才行。 “在笼子里看大白鲨,那个鲨鱼有五米多,那个脑袋都有差不多桌子这么大。那时候觉得人很脆弱,就如果没有笼子说死就死了。”因此在潜水拍摄和与鲨鱼接触过程中,李光洁建议还是要做好防护措施。

  食物链的顶端,数量却每年递减

  在与鲨鱼的不断接触与了解中,李光洁开始意识到,人类的活动对鲨鱼影响很大。“就是你看似啊,鲨鱼是一个特别凶猛的动物,是在食物链的顶端,但其实它的数量每年递减得惊人。”

  根据国际组织野生救援提供的数据,全球每年有7300万头鲨鱼的鳍,被割下来制作成了鱼翅。鲨鱼作为海洋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控制着中小鱼类的数量,从而保障了珊瑚礁的健康以及海洋生态环境的总体平衡。

  对此李光洁感叹“鲨鱼也许离你特别遥远,其实离我们生活并不远,甚至可以说鲨鱼跟你的生活息息相关,大家都觉得鲨鱼跟我有什么关系,但如果这个物种灭绝的话,整个海洋生态是完全被破坏的。”

  地球上70%的面积是海洋,而陆地只是一小部分。李光洁认为,陆地上的气候是跟海洋气候紧密相关的,如果海洋的整个环境生态链条出现断裂,陆地上的生活也会受到很大影响。“因此看似很遥远的一个物种,跟你我却是息息相关。”

  最让李光洁痛心疾首的是,尽管鲨鱼在海洋生态平衡中的地位至关重要,但目前鲨鱼的保护情况并不乐观。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评估,70%的鲨鱼种群缺乏统计数据。CITES也仅能将12种鲨鱼列入附录II,相当于我国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少量非法渔民罔顾国际渔业政策的禁止,采取割鳍弃鲨的方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除此之外李光洁关注鲨鱼保护的另外一个原因,更多的是出于他自己对于人生的思考。“鲨鱼像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人一样,有很多你觉得很强悍的人,但其实他很脆弱。鲨鱼也是这样,我们看到所有的影视类作品中,鲨鱼是一种非常凶猛的动物,但其实它们很脆弱。”

  “软珊瑚它本身就很软弱,然后也很脆弱,他不像鲨鱼,在我看来它没有那么鲜明的对比。”因此李光洁并没有选择投入更大精力,去保护他见过的其他物种,而是在保护鲨鱼的路上越走越专注。

  李光洁在工作之余,不断潜水拍摄鲨鱼,即便如此他仍不满意自己的投入,甚至感叹“工作挤占了我的时间,让我不能将更多地时间投入爱好。”因此他选择与更多的摄影师一起分享海底拍摄的作品,希望通过大家的行动和作品,影响到更多的人,一起行动起来,参与到鲨鱼保护的行列中来。

  鱼翅不是我的必需品

  一头虎鲨的消失,对李光洁影响很大。

  一次水下拍摄结束,李光洁的潜水教练邀请他去附近看一头与之相熟的虎鲨。这头虎鲨名叫“艾玛”(音译)。“我们船下面那个地方就是虎鲨的家。”

  “我说那虎鲨是不是挺危险的?他说对,这个我们必须要有一些保护措施。”潜水教练拿出了一个PVC管交给李光洁。那一刻李光洁愣住了,这根与家里日常管线一样的东西,就是保护自己的“武器”?他怀疑的眼神得到了教练肯定的答复。这根1米长的PVC管成了李光洁应对凶猛虎鲨的唯一武器。

  潜水教练跟他解释说“如果艾玛朝你游过来,你要将PVC管握紧放在手里。如果你不害怕,你就手里拿着,放在胸前;如果你害怕,就拿出来往地上这么一戳,艾玛游过来的时候,戳在它和你之间,它会拿鼻子碰这根PVC管,它就会走。”

  出于对教练的信任,李光洁心怀忐忑的与教练一起下潜到艾玛的家。令他们失望的是,这次他们没有见到艾玛。“我们等了两天都没有看到。”第二天结束,李光洁心有不甘的返回船上。

  上船后,教练情绪很低落的对李光洁说“艾玛可能不在了。”李光洁迫不及待的追问是什么意思?教练狠狠的抽了一口烟,回答他“不在就是死了,就这头鲨鱼没有了。”

  教练告诉李光洁,他先前每次来,如果上午下去没见到它,下午一定能见到它。如果今天没见到,第二天他一定能见到它,都十几年了。这次没有见到艾玛,很有可能就是已经被打捞,被捕杀。那一刻李光洁感觉到“艾玛对他来说已经不简单是一头鲨鱼,而更像是一个亲人”。

  这件事之后,李光洁开始反思,“我不觉得我必须要吃什么,其实我们生活中有太多可以选择和替代的食物,鲨鱼并不是我们必须要吃的。”

  生活方式的改变是源头,如果生活方式没有变化,对自然仍是不断的索取,很多事情都将会从身边消失。“要倡导大家了解自己,就是到底哪些是你必须的,哪些是你不必要的,比如说鱼翅、鱼胶。如果你不是必须要吃,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这是最简单的。”

  李光洁利用一切可以的机会,以办影展等方式,展示自己在海底的摄影作品,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看到自己的作品,“希望更多的人去支持,然后让更多的人明白、知道、了解。原来我不是必须要去吃这些,对,它不是你的必需。”并与国际、国内环保组织一道,希望通过行动来倡导更多人改变生活方式。

相关热词搜索:快门 鲨鱼 游来

免责声明

本站所有展示内容为网友投稿或转载各大媒体,仅为转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对于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请网友自行辨别,贵州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如本站刊载内容有侵犯到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人员查询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