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和我的家乡》看黔南变化

发布时间:2020-10-14 11:11:43      来源:黔南日报

电影《我和我的家乡》从上映第一天起,便好评不断。从电影里,可以看到新中国的变化。不少网友表示,《天上掉下个UFO》是电影《我和我的家乡》五个单元中最科幻的单元,最值得细品。电影讲述了中秋之夜,距离中国天眼只有15公里的贵州黔南的阿福村,惊现神秘UFO,记者前来追踪报道过程中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交通运输发展实现历史跨越。电影为什么选择贵州黔南拍摄?主创人员曾表示,因为高科技产业的不断进步,给这里带来了崭新的面貌,特别在交通方面实现了了历史性的跨越。同时大射电位于黔南,在这里拍摄UFO就再合适不过。外星人、天眼酸汤鱼等各种元素令人拍案叫绝,科技发明、乡村旅游、交通发展等也侧面反应了近几年来黔南的变化。

这个单元的开始,西山大桥、中国天眼、平塘特大桥等黔南风景风景就映入画中,如此美丽的地方再出现“UFO”,便显得格外神奇。影片中的阿福村,就是黔南三都县的盖赖村。影片中的阿福村,曾因交通落后制约的发展,黄渤饰演的黄大宝也因“直线不到一公里”的距离,与女朋友因异地恋分手。黔南有许许多多直线不足一公里的村子,交通不便,成为制约这里发展的梗阻,直线距离不足一公里的两个地方,行走却需要一天时间。

为了打通交通的束缚,近年来,黔南加快建设各项民生工程,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经过不断努力,黔南州迈入了“高铁时代”,迅速拉近了“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等发达经济圈的时空距离;实现了“县县通高速”,在没有平原支撑的少数民族地区建成了“高速平原”;开通了“空中快车”,为群众出行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完成了“抬脚走上水泥路,家门口前能坐车”的梦想。

文化旅游产业得到加速发展。随着交通的发展,黔南的区位优势愈加明显,成为大西南通向大华南、大岭南的咽喉要津,贵州的南大门,更是贵州南下出海的最近通道。依着独特的区位优势,黔南旅游产业也一路高歌。

靠山吃山,依借着青山绿水的福利,在打通交通大动脉的基础下,盖赖村吃上了乡村旅游的饭。山清水秀的村子,引来了四面八方的游客,当地的蜡染、刺绣、农特产品等也走出深山,成为村民们增收重要“法宝”。电影《我和我的家乡》上映后,盖赖村也再一次“火”了,游客们纷纷结伴到取景地旅游打卡,亲身感受电影中的场景。有网友表示,看着电影里呈现出的贵州黔南风土人情,恨不得立马背上行囊就出发。网友“肖肖XRX”评论道:“看完《我和我的家乡》最大的感受是:我要去贵州玩,大好山河呀!”。

脱贫攻坚工作取得明显成效。故事的结尾,阿福村的村民们最终靠着地道的酸汤鱼和黔南独特的美景,走出一条宽阔的致富路,黔南也迈上了高质量发展的道路。

阿福村的变化,是黔南无数“盖赖村”的变化。值得一提,拍摄期间,三都县提前一年退出贫困县,而黔南也在全州脱贫攻坚工作中率先出列。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9年,全州共减少农村贫困人口91.55万人,农村贫困发生率从24.12%下降到0.68%,全州10个滇桂黔石漠化连片特困地区县(含2个深度贫困县)、137个贫困乡镇(含2个极贫乡镇)、836个贫困村全部实现出列。2019年7月,黔南还正式获“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州”命名。

对于处于三山地区的黔南来说,这来之不易的傲人成绩,是全州广大干部群众共同努力的成果。党的十八大以来,黔南按照“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的要求,牢记嘱托,感恩奋进,砥砺前行,按照省委省政府的统一部署,向绝对贫困发起最后猛攻:认真落实“六个精准”,大力推进“五个一批”扶贫战略,打响“四场硬仗”、“七大战役”、“春季攻势”、“夏秋决战”。

今年是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一个单元、一个故事,电影囊括了脱贫攻坚以来,老百姓享受的实实在在福利。从医疗到教育,从交通到产业,不断完善的民生工程,电影里讲述的故事,是观众更实际感受到家乡变化。

(记者 蒙帮婉)

相关热词搜索:黔南 贵州 电影 贵州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人员查询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   百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