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劲松:演戏就该将灵魂与记忆和盘托出

发布时间:2020-01-22 03:39:41   作者:罗攀   来源:北京日报

  崔乐

  2020年开年第一天,2019国剧盛典颁奖,演员王劲松凭借在禁毒剧《破冰行动》中饰演林耀东一角,摘得“年度魅力男演员”称号。

  从业32年,王劲松演活了诸多经典角色——去年的热播剧《破冰行动》中,他演绎的林耀东桀骜又不失儒雅;在2017年口碑颇高的《军师联盟》里,他的荀彧智计百出、仁义为先;而在拿奖到手软的《琅琊榜》中,他饰演的言阙一角看似闲云野鹤,实则隐忍刚强。再往前溯,在堪称国产历史剧扛鼎之作的《大明王朝1566》中,他扮演的杨金水果决、冷酷,装疯卖傻到几可乱真,被赞为近30年中国影视作品的“第一太监”。

  老戏骨王劲松的表演可谓冷静克制,技艺精湛。他说,演戏时就该将自己的灵魂和记忆和盘托出,赋予每个角色以生命的重量。

  1

  细究器物 精琢风骨

  接受笔者采访时,王劲松刚从《我们的西南联大》片场杀青,他在剧中饰演了清华校长梅贻琦。这是王劲松心仪的角色,他曾经读过一本梅贻琦的传记,书中将梅誉为“时代的清白”。

  演绎气节,是王劲松的长项,他频繁出没于古装戏与年代戏,《军师联盟》中的荀彧、《琅琊榜》中的言阙、《鹤唳华亭》中的卢世瑜,均有国士之风,他本人的外形气质也与这些剧中人相似,纤瘦挺拔,清癯矍铄,声音低沉,待人谦和,一派淡泊优游。

  王劲松说,多次扮演文官,屹立朝堂、参政议事,并非完全出自个人选择,影视行业中,某个角色获得了普遍认可,类似的便会频繁找来,这是片方对整体质量和市场反响的把控。

  在尔虞我诈的官场中,这些士人均持守正道,不与宵小为伍。但王劲松并没有将他们脸谱化,他细细打磨,精心雕琢着各有侧重的正义凛然:“荀彧在大方向不变的前提下策划布棋,有主导型人格,是个谋士;言阙隐忍,韬光养晦中等待奋力一搏的时机;卢世瑜被动,基本没有下场设局,主要在太子陷入危难的时候进行补救,更接近于清流纯臣。”

  观众对这些场景印象深刻:《军师联盟》中,荀彧与曹操分道扬镳,两人的决裂对谈中,荀彧眼睛微虚,嘴唇哆嗦出“明公”;《琅琊榜》中,言阙在祭祀炉里埋了炸药,被梅长苏道破后,手掌猛击地面,积郁愤懑冲出屏幕;《鹤唳华亭》中,太子将被贬皇陵,卢世瑜担下所有罪名,舍命相救,自尽前四分钟的谏言,字句激昂,视死如归。

  王劲松说,历史是代代贤达的道德追求绵延出的版图,中国古典文化的美感在死生契阔与悲歌慷慨中升华。粗糙敷衍的道具入不了他的眼,他追求精确。《鹤唳华亭》中有一场戏,卢世瑜与太子师生对坐,点茶谈心,王劲松特地买了个宋盏,带去拍摄现场备用。

  根据记载,荀彧有熏香的习惯。拿到《军师联盟》剧本,王劲松就开始琢磨:是线香还是块香?点香的容器应该是什么样的?他一路查到了汉代的博山炉,记录了它的形状、制式。王劲松说,没有人能百分之百还原历史本真,无论声称如何写实,影视剧做的都是阐释工作,但必须有凭依,服化道能帮助演员靠近角色,不可随性乱用。

  如今,综艺节目火爆,演员们纷纷涉足,王劲松对此不大热衷。但在去年,他担任了《邻家诗话》的主持人,于一方庭院里,畅谈诗词,引经据典。在他看来,节目组是一群天真的文化人,不寻求冠名商家,也不计较投资成本,只希望传播诗词,深层表达。这是件振兴文化的功业,于是,他破例接受邀请。《邻家诗话》在豆瓣上获得了8.7的评分,被称为“2019年国产综艺最大黑马。”

  王劲松说,孤独与悲愁跨越山海、穿行时光,诗词歌赋永不过时,在碎片化的视听习惯中,有一个40分钟的节目,让我们放慢脚步,聆听先辈遗音,读诗看画,听曲赏舞,熏陶中国化的趣味,难能可贵,希望节目一直做下去,有第二季,第三季,许多季。

  2

  一堵墙与被“北漂”

  若在巅峰回顾往昔,很多人会说,早在青春年少的某个庄严时刻,便笃定了此生的志业。王劲松却说,生在保守闭塞的小城,演员的职业从没在人生蓝图里制造过哪怕朦胧的光点,他懵懵懂懂地被命运推上轨道,规规矩矩地磨炼,跌跌撞撞到了现在。

  王劲松从小喜欢唱歌,音乐系考试失利后,在同桌的怂恿下,报考了江苏省戏剧学校,只因招生简章上的三点要求全符合:身高一米七五以上,声音好,肢体协调。不料顺利中选,毕业后,对口进了南京话剧团。

  话剧团的日子是茫然的,四五十岁的前辈才能挑梁主演,年轻人没什么上台机会,只能跑龙套,王劲松连“一堵墙”都演过,小伙子们穿着一面黑、一面白的袍子,手搭肩膀,连成一行,白面冲着观众,就是完好的墙,黑面转过来,算做毁坏的墙。

  因为动作灵活,王劲松最常干的是爬上爬下的体力活儿:到15米高的天桥上拉幕布绳子。只有接到下乡汇演的硬性任务,全团出动,他才能在小品中分上几句无关紧要的台词。苦涩乏味中,唯一温暖的是老团长赵家捷的援手,看到王劲松没地方住,团长特批他在资料室里搭床,这里书架挤得满当,拮据的王劲松没钱出门玩,只能看书度日。

  上世纪80年代末起,影视业的勃发,制造出新需求,王劲松和同行们相继进入。

  剧团规定,演员出去接活儿,需要向单位缴纳相当于离岗期间工资两三倍的合同费。纵有这样的补偿条款,王劲松也很满意,拍戏两个月的收入,顶上一年工资,手头宽裕不少。更重要的是,较之剧团的论资排辈,剧组相对公平,每个年龄段都有相应角色,不再是中年人包揽全部,毛头小子边上眼馋。

  在网络上搜索王劲松,出现的基本上都是他2005年后的作品,他自己也无法说出,那些年演过哪位主角的邻居、同学,路人甲乙丙,但那种雀跃的心情确实滋润了韶华,毕竟,这是坐惯冷板凳抿下的第一口收获的甜味。

  1999年,王劲松参演电视剧《等你归来》,结识了傅彪,后者此时在业内已经积攒了些声望。两人脾气相投,很快有了交情,一次聚会,傅彪突然提议:你想去北京吗?剧团虽不景气,好歹有编制,时不时在周边省份接个电视剧,赚点外快,也能养家。想到在北京人生地不熟,担忧风险太大,王劲松没立刻答复。他以为这件事就此搁下,没料到,2001年,傅彪回北京过年,大年初六就来了电话:“买票了吗?”盛情鼓舞,推辞不过,王劲松简单收拾了行装,打算去北京住几天,算是给朋友个交代。

  本世纪伊始,影视剧还在商业化初生期,制度尚不健全,除了大牌演员,其他人想要获得角色,只能带着背面写着名字、年龄等详细信息的照片,到处跑剧组,但常连总导演的面都见不上,只好把照片交给制片人,回去耐着性子等通知,当然,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杳无音讯。被“北漂”的王劲松从没在北京经历这般奔波,傅彪带他拜访导演,拍着胸脯打包票“这是个好演员”,为给小兄弟出演机会,傅彪甚至自愿串戏,分文不取。

  热忱高义,深情如斯。傅彪后来告诉王劲松,招呼他来北京,帮忙牵线,因为看出了他“是个苗子,可以培养。”

  2005年,傅彪因病离世。弥留之际,他抓着王劲松的手,留下了两人间的最后一句话:“你把老生演好,演好了你有饭吃。”

  这一年,王劲松37岁,哀恸中,他也感到困惑。于天命之年,王劲松不禁感慨这句遗言非凡的预见性,他的确在一系列深沉坚毅的老生形象中成名。

  王劲松说,来到北京这个文化中心,视野扩充至广阔的平台,这里人才济济,学习、请教、磨合中,他日行千里。傅彪的无私提携与殷殷期盼,将终身感念,绝不辜负。

  3

  赋予角色生命的重量

  形容王劲松,粉丝们常用的一个词是“儒雅”,在五光十色、急功近利的演艺圈,这是种宝贵的属性。2019年夏天,温润的气质被王劲松移进《破冰行动》,包裹在毒枭林耀东的狰狞獠牙外,涂抹成斯文守序的保护色。

  拿到《破冰行动》剧本时,他刚在《猎毒人》中饰演了金三角贩毒集团头目楚天南,按照常理,成熟演员会在短时间内有意回避身份雷同的角色,以免透支创造力,引起观众视觉疲劳,王劲松却立刻同意出演林耀东。

  这个人物内在的深度抓住了王劲松:“林耀东借由宗族势力,编织出封闭的制毒网络,这种本土化的犯罪组织首脑在我们的影视剧中第一次出现。以往印象中的毒枭,张狂外露,穷凶极恶,暴力抗法,而林耀东却是藏起来的,表面上是人大代表、基层干部,温情讲理,和蔼可亲,暗地里践踏道德底线,双手滴血,他的欺骗性更强,也更有警示效果。”

  谈到创作心得,王劲松概括:“就怕演帅了。”

  王劲松坚持,一切为角色服务。剧组提供了两身三件套西装,用作林耀东的戏服,王劲松在村落里转来转去,古旧的房屋、森然的祠堂入眼,详尽的原型资料在案头堆积,他坚持换成中式服装,“这样才能体现林耀东的‘大家长’身份,他在宗族壳子里获得安全和权力,穿西式的服装,就和村里人隔开了。”

  为让演员服装比例更佳,剧组通常会裁短上衣,强调裤长,王劲松却向服装组要求上衣拉长,“腿长没有附加意义,属于纯粹的修饰与美化,这个人能长期经营而不暴露,必然做事深思熟虑,拉低重心,看上去才有稳定感。”出于同样的目的,王劲松要求,要穿布鞋,悄无声息,履上实地。

  《破冰行动》自瓢泼大雨中开篇,在塔寨村抓捕嫌疑人林胜文的现场,村民和警察激烈对峙,林耀东稳步走来,摘下淋湿的眼镜,在袖子上擦拭,只说了13个字,顶级反派的气场,扑面袭来。每次毒品生意开工,林耀东都要将儿子林景文送走避祸。剧本上只有对白,王劲松额外加了动作:把林景文长袖衫上的扣子一粒粒系好,目送儿子离开。

  王劲松从记忆里打捞细节,丰满角色:东方式的亲情表达是含蓄的,父子之间尤为突出,儿子小时候体弱多病,上幼儿园的时候,天气一转凉,父亲就担心他感冒,会送厚衣服过来,替孩子穿好,系上纽扣。

  细致入微的经验,为角色输送了一脉人间烟火。第36集中,林灿在电话里告诉林耀东,说证据视频拿到了,但出了点小纰漏,林耀东本来单手拿手机,这时却用右手抓住了左手的手腕。王劲松说,这里没预先安排过,当时林耀东会想到,林灿一定杀了林胜武,这是三房的血亲,要对宗祠交代,同族相残,是莫大的罪孽,带来了不详的预感,现场他的左手真的颤抖了,为了稳定通话,不得不加上一只手。

  林耀东的问话毫无起伏,内心的波澜,抬手间显现得完整充分。

  王劲松认为,技巧是苍白的,做演员,必须要真诚,把曾经经历过的呈现出来,赋予每个角色生命的重量。盘点剧集,王劲松每部戏的拍摄时间都不长:言阙用了12天,荀彧用了20天,即使是戏份吃重的林耀东也只用了40天,但这些短短的时日,丰富了阅历,饱蘸着感触。

  在2019国剧盛典上,王劲松凭借饰演林耀东,获评“年度魅力男演员”。他说:“我从1988年开始演第一个角色已经32年,几乎没有人看过上个世纪我演的电视剧,但并不代表那段时光不存在,即使是卑微的存在,也必须承认那个人是我,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我。所以请允许我这样回答:为了这个角色,我准备了32年。”

  很多场戏,都曾带给王劲松“被生生撕裂的感觉”,他和角色同步心跳,品尝着他们的矛盾、不舍、懊丧与痛惜。也难怪知乎网友如此评价,“王老师的演技能让人忘了演的人是他,感觉他就是戏里的人。”

  4

  必须认清自己的边际

  茶与剧本是王劲松不离手的两样物件,他泡茶,潇洒飘逸,存行云流水之姿;选剧本,沉浸专注,有慧眼识珠之能。

  外界说王劲松敏锐犀利,参演的大部分电视剧,口碑爆棚,2007年的《大明王朝1566》位列豆瓣电视剧榜首,评价数近九万,至今还在卫视重播。

  王劲松说,挑戏没那么难,剧本拿来,翻个两三页,就能看出文字功底,全靠对话支撑的,多半平庸。如果场景与细节兼备,错落多面,输出独特积极的思想,就是用心的佳作。

  编剧刘和平每部作品都要耗时七八年,产量不高,皆列上乘,王劲松与他合作过两次,赞不绝口,“《北平无战事》的剧本里,对话占一半,剩下的全是细致有深意的叙述、白描。《大明王朝1566》通过群像,将明代畸形的宦官制度拆得通透,它们都能经起时间的考验。”

  网络作品冲入影视圈,与专业编剧分食蛋糕,王劲松说,“网络小说和剧本语言是两套系统,需要调整声腔,再行拍摄。”

  去年的王劲松相当繁忙,年代戏和古装戏之外,他还出演了一批现代人物,有检察官、公安局长、刑警队长等公职人员,也有时尚职场中的服装集团董事长。

  王劲松说,演员切忌将自身拴死,要勇于尝试,在实践中成长。但演员是有边际的,有所能有所不及,如果标榜什么都能演,是狂妄,也是无知。“现代戏里,我演不了田间地头的农民与一线的工人,这在我的生活半径之外,落不了地,揣测不出,贸然接戏,是对职业尊严的轻忽。”在他看来,把完美的成品献给观众,才是负责的态度。

  常与后辈搭戏,王劲松看到了他们的努力与认真,从来不吝鼓励。他说,影视剧繁荣后,有经纪公司的中介,年轻演员不必再像没头苍蝇般乱撞。拍摄条件的改善,使得寒冬腊月蹲在大马路上吃盒饭之类的艰苦消减许多。但挑战永远都在,表演院校大量扩招,行业竞争日趋激烈,观众欣赏水平逐年提高,影视从业者要恪尽职守,才能挣出局面。

  王劲松说,演员是个因材施教的行当,没有捷径,需要悟性,也要付出代价。他能分享的经验就是务必敏感,观察具体的生活,捕捉形形色色的内容,储存在灵魂之中,它会在镜头前破茧而出,羽化成蝶。

  即使被公认为演技精湛的“老戏骨”,他还会复习过去的作品,挑自己的毛病,总结失误与教训。《破冰行动》播出半年,王劲松想着,五年后、十年后再拿出来看看。

  王劲松的微信签名是“喝酒别叫我,喝完别找我”,他酷爱在普洱的甘醇后韵中,保持清醒、冷静与自省。他也开通了微博,配合剧方做些宣传,但从来不发布任何关于收视率的内容,“演好戏便尽了应有的义务,收视率和我没关系,要看到长远的收益。”

  2019年最后一天,王劲松的微博放了张梅贻琦的剧照,附上一句话:他们是想给国家留下什么?我也想给2019留下点什么。   (据:北京日报)

相关热词搜索:和盘托出 灵魂 记忆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人员查询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贵州网LOGO   广告刊例   本站域名   百度新闻